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全讯网新2 > 爱情日志 >

给妻子的一封信

2015-07-26 作者:横刀夺爱 来源:横刀夺爱原创 阅读:载入中…

给妻子的一封信

  xx,亲爱的:

  一直以来,我总是小心翼翼地经营我们的感情结婚三年来,虽然我们没少争过、吵过、冷战过,虽然你动辄大发脾气以及你的心态我并不赞赏,虽然我一度失望过、痛苦过,但是,我仍然很珍惜我们的家庭,珍惜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我总是力图从你的成长环境去理解你、去包容你,甚至我将你当作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女孩去对待(你总说我说你不成熟)。

  每次你大发脾气生气的时候,我都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让她骂几句没什么。我强迫自己从你的角度来理解你的所为,试图从自身方面寻找自身的不对之处。走到今天,真的好不容易。女儿出生那天,我一夜没睡,看到可爱的女儿你无法想象那天我是多么的高兴,我真的很珍爱这个家。我最大的害怕就是惹你生气,虽然许多时候不经意中就会惹你生气,许多时候你生气的时候我感到生气的原因有些莫名其妙而倍感郁闷,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你或许从来没有反思自己有没有问题,倔强、听不进去意见。有人说:妥协是夫妻相处的法宝,妥协,为了这个家能安宁太平,妥协,我能。我想有个家,一个温暖的家——希望你不生气!

  昨天当我早上照顾女儿,中午收拾厨房。可当换来一顿损,一顿骂的时候,我的屈呀,难道你没有看见我忙的累的满头的大汗?难道你没看你我没有顶嘴,难道你不明白这是我妥协了吗?我常想,爱屋及乌,你就真不能不骂我妈吗?那是生我养我长大的人呢,你看中的我的优秀,其中有一半是她教育的结果,难道你就不能妥协吗。有时我想,你是不是真的爱我,即使不爱了,最起码的人伦之情总该有吧,为什么就不能够包容一些呢。你妈骂我,我就骂她一辈子,媳妇,你是在为自己解气,骂我妈排解愤懑吗,你怎么那么傻,你伤害的人不是我妈,是我呀,是这个甘愿一生为你和女儿当牛做马的人呀。其实每次说到家人的时候,我都想找你和我妈谈谈、希望你们的关系有所改进,结果往往适得其反,也总是我妥协,我有时真恨自己的软弱。为什么每次我都给你道歉,因为我还抱有希望,我相信我自己坚定取回来的媳妇是善良的,是有容人之量的,也是愿意和我一起撑起一片天地的 。

  然而事实让我产生了怀疑,我发现你对我们家的任何人好像都是相当不喜欢!我真的伤心透顶。而你的怒气更伤我的心。我无数次的问自己,你整天起早贪黑忙忙碌碌究竟是为什么呀。我们都已经是三十大几的人了,是孩子爸爸妈妈了,不是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了,我解释你不听,继续生我的气,晚上,一个主卧一个次卧,我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直感觉好累好累!书上说好女人从来是不会让自己的男人累的,我为什么总是为了不足挂齿的事情而去无休止的争吵呢?是这么的累呢!

  我知道,好长时间我们没有一块出去玩、一起去吃饭了,我也没有给你买什么礼物,甚至买衣服,你一个人照顾女儿很辛苦、很累,我亏欠你的很多,你可以骂我、甚至打我发泄,但我仍恳求你骂人的时候请克制。

   我昨晚不愿与你多说话是因为怕你,我真的怕你,怕与你吵,既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对孩子影响不好,而绝非故意与你为难或与你较劲,这一点希望你首先要明白。

  当然,我也知道我的这种做法并不好,可是我不知道怎样才更好。

  你希望像正常夫妻那样一起散步一起购物等等,可是我现在会莫名的感觉怕、很怕,我怕自己不小心又惹了你。虽然我已在尽力改善自己的言行。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应该求同存异,请都不要勉强对方像自己一样,你有你的兴趣,我有我的爱好,我们可以适当保持距离,当然距离也不能太远。

  记得曾有某足球明星说:不要抱怨你的队友没有处理好球,他们就是他们的水平,他们不是你,不要指望每个人都有你的水平,你能做的是鼓励他们和为他们补位。

  你总说你喜欢打羽毛球,我有时觉得婚姻中的夫妻与羽毛球双打中的搭档很相似,打球时切不可互相埋怨,埋怨只能使对方打得更差更糟糕,更加没有热情,两个人更不可能劲往一处使,只希望比赛早结束,而只有鼓励搭档为搭档补位,才有可能把球打好;而夫妻又不同于搭档,比赛很快会结束,婚姻却不会轻易结束,婚姻需要维护、需要经营、需要包容。

  家庭和睦,女儿的健康快乐成长,我想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但现实呢?我们常常说不到一起,你常常对我不满和指责(或许你自己并未意识到?),而我因为不想与你吵架(尤其当着孩子的面),我发现我们正在陷入冷战。其实无论吵架还是冷战我相信都不是我们希望的,都对孩子的成长不利。

  我们的家庭关系,我最近对此一直很困惑,前些天我给你看的关于夫妻相处之道的微信,你问我是我对你的要求,还是别的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共勉。“互相理解、互相尊重”,很容易说的八个字,却不容易做到,我们是否真正体会明白了这八个字,是否真正身体力行了。我是否真的理解你,是否真的尊重你,你是否真正理解我,你是否真正尊重我了?还是相互不在乎对方的感受,不把相互的意见当回事?我认为我们都没有做好这八个字,我们都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电视我已不再看,但我们已为此受伤;关于你吃的零食,虽然我仍然不赞成,但不会再强烈反对到令你不舒服

  许多的事情我不愿意和你计较,因为照顾女儿你真的付出了很多,我只是感觉你有时候有点自我,不会迁就、不会忍让、决不让自己受委屈!一不顺心了你就发火,发火的时候孩子哭你都可以不管。而我作为男人只能默默地承受,心中也倍感委屈,你掐我、拧我、咬我、打我、骂我、下跪、磕头……。我认了,谁让我是男人、谁让我娶了你呢!

  我知道,在外边可能没有人数落过你,没有任何人提出你的不足,这也可能因此助长了你的骄傲!不管怎么样,我都认了,我也不奢望什么,日子还要过下去,我只想你不生气!因为我心中的哪个家,应该是和睦的、信任理解的、宽容的、相互尊重的、温馨的。你能和我一起努力并做到吗?

  2014年7月24日晚11点50分,女儿出生了,你待产的那个晚上,我一夜没有睡,那晚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高兴,我从没有清楚的意识到“父亲”是一个多么沉重的称呼,代表了多么如山的意义

  然而接下来的1年,在我们的打打闹闹,分分合合中,孩子长大了,前天女儿整整1岁了。难道你不快乐吗?你不想是和我一样,打算为她做些什么吗,我说错了话,但我真是无心的,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你怎么你就不能看在女儿生日的份上,有所隐忍吗,我昨天晚上出去的时候,我真想找个酒吧去大醉一场,或者找个恶意的理由去局子里蹲几天,让人打一顿,但走到小区门口时,我放弃了,你昨天一天没吃东西,我真的不忍呀,我是一个不善语言表达的人,能写出来的可能嘴说不出来,但我的所作所为你难道不知道到到底对你怎么样吗?我昨天给你磕头求饶,你却在羞辱我,早上我看见你将我买的东西扔在地上,我的心在滴血呀,但我仍然不忍看你不高兴,这不是我矫情,而是我真的认为我们能做夫妻不容易。

  我不会再对你冷暴力,昨天我想了一夜,想了很多,伤心的哭醒了几次,我真的伤心了!

  我不是个完美的男人,很少帮您分但家务,有时脾气还不好,在此我再次和您说声对不起,请您包容。物质上从结婚到现在,我们基本没为钱犯愁过,虽然挣的少,但是有这点钱我还是比较欣慰的。与成功人士比起来,我事业上很一般,虽说不算失败,但也没能让您娘俩过得多么风光,更没有到随意花钱的地步,虽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认其实我很平庸。反观您确实做的很优秀,怀孕前一直坚持上班,怀孕期间照顾我和我那不省事的妈,生孩子后还照顾着我和我们的女儿,相比较而言,对家的贡献我不如您多。

  对于我,最近2次吵架,都好像是痛苦的煎熬。你骂我:没用,软弱,回家跟你妈过日子吧。

  每次听到你这样骂我,而我还要装出满脸堆笑地样子去安抚你,其实我真的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内心里完全厌恶你这样骂我,脸上还要装出没有事情的样子去迎合你。几乎每一次,我们爆发冲突的程序都是一样的:

  我做错事---你生气—我拼命掩饰—你更加生气—我越加惊慌失措—你爆发。

  仔细想象,我究竟做错过什么事情,让你生气?难道我真的错了吗,难道我不是为了爱在妥协吗! 我不是每一桩事情都记得很清楚,你也不是每次我做错类似的事情,都会狠狠的给我脸色;但是,我们在过去共同生活的几年间,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几乎每一两个月都会爆发一次冲突,每次因为的缘由不同,但都是相同的程序:

  你应该怎么提醒我;

  我忘记你叮嘱的事情;

  你妈怎么怎么了;

  你看不起我了;

  你心里怎么想了… …

  你的智慧,成为了我们每次冲突的导火索;而你更需要一个强者,在你发作的时候,在你的弱点展现的时候,能够安抚你,迅速地引导你恢复正常的轨道。

  我很惭愧,自己既不是一个智者;更不是一个强者。我的先天成长缺陷造成了我会不断地重复做错上面的事情;而且在你因为我的做错事而骂我的时候,我只会想到怎么维护我可怜的自尊;而你真正需要的是一个性格上的强者,能够及时安抚你的情绪,避免你的缺点;而且因为他比你更强,你会从内心里臣服于他,所谓冲突的导火索也没有那么多;从性格互补来说,我显然不是你的那个MR。 RIGHT。 (伤感心情随笔 www.wenzhangba.com)

  我不能奢望你改变你的性格,就像我做不到我改变我的愚蠢,邋遢,糊涂与软弱一样。我们彼此成长的环境,是那么地充满矛盾。我习惯了被崇拜表扬,任性满足于和谐的家庭氛围中。你习惯了被管教,在充满冲突的气氛中长大。 在这个充满矛盾的关系中,一个人如果只想放弃自我而去取得另外一个人的欢心,他注定是充满痛苦的,无论是你或者是我。我如果放弃自我,意味着要时刻警醒自己的缺点,意味着要淡定地面对与超越各种冲突;你如果放弃自我,意味着要妥协于我的各种缺点,要接受,容忍,要超越自己的脾气,超越自己的成长背景。

  我说过一句话,在夫妻关系中,不要求改变对方,关键是“求同存异”。如果这话是正确的,那我们俩都是失败者:你时刻关注着我的缺点,这让本来就自卑的我觉得自己更渺小;我既无法改变自己的短处,也无力安抚你暴躁的情绪,更没有发掘你的长处,没有让你觉得自己有多么的优秀,反而让你觉得在家庭关系中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看起来,有一点我们是相同的,那就是,在家庭里,我们都自然地卸下了自己的面具,将自己的弱点完全暴露给对方,逼迫对方接受。是的,家庭就应该是一个放松的地方,就应该放下自己的面具,如果在家庭里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都要顾及对方的感受,都要处心积虑,那样不是太累了吗?

  我放下面具的后果是,自身的弱点完全暴露;你放下面具的后果是,放纵自己的性格,对我的弱点发怒。一次次周而复始的循环就是我犯错—你生气—我手足无措—你暴怒。

  你没有缺点吗? 除了脾气上的暴躁之外,生活没有规律,家里不会收拾得很整洁,吃饭穿衣挑三拣四……除了对你脾气上的暴躁我时常和你争吵,别的方面我不是一直在包容你吗?这些你不会看不到。可是,我对你的包容换不来你对我的包容。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骂你就要骂到我爽,骂到我高兴,我激怒你,你还不能还嘴,你还得给我赔礼道歉,给我宽心。你父母,我对他们怎么样,你心里很清楚。而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回想起你每次对我何其相似的怒气冲天,我只是感受到一道宿命的绳索,紧紧地捆住了我的命门,让我无法呼吸。

  我再次重申我的世界观是,家庭不是一个讲对与错的地方,而应该是接纳,应该是包容,应该是鼓励,应该是彼此帮助,应该是爱,应该是一个人心灵的最后的庇护所。我妈骂你是她的错,他没有像你道歉仍是她的错,我和我爸都指责过她,但是你不信,我说你怀孕期间,让她对你好点,你仍不信。你对我没有包容,没有鼓励,没有帮助吗?显然不是。你对我没有接纳,就不会在我还是一无所有的时候嫁给我;你对我没有包容,就不会帮我料理衣物,把我这样一个邋遢鬼收拾得干净一点;你对我没有鼓励,就不会在当我在事业上遇到挫折的时候安慰我离开原来的公司,进入现在的公司;你对我没有爱,就不会有我们共同度过的婚前婚后的美好时光。但是你怎么就不能包容我妈呢,你就不能当着她儿子的面不骂她吗。

  你是在骂她、羞辱她吗,你是在骂、羞辱你的丈夫,那个愿为你和你女儿当牛做马的丈夫。为什么我们彼此给与的空间越来越窄?为什么家慢慢变成了冲突的地方?为什么我们无法给与对方心灵的庇护?

  如果我们不回到彼此成长的环境,不深刻分析对方的性格成因,就没有办法化解这一看上去无法协调的矛盾。我相信没有哪个家庭不需要面对冲突;在冲突发生的时候,双方要冷静,共同想办法如何降低冲突发生的频率及强度。如果两个人在性格上不能做到完全互补,这种冲突就一定是必然的;而如何降低这种冲突发生的频率及强度,需要双方的共同经营—如同经营一个企业一样,要找到规律,要遵循规律。

  我们显然还没有找到降低这种冲突的规律—我说过,只有回到彼此成长的环境,去深刻分析对方的性格成因,才能够降低冲突的风险。

  在谈到你的家庭的时候,你提得最多的就是你婆在你妈与你爸冲突中的作用;或许这种影响从你小的时候就开始了—你妈妈与你奶奶不合,当有了自己的家庭后,你时刻心里警醒,但却要重复走你妈的路?我不懂心理学,不懂弗洛伊德的理论,可是,这里面一定蕴含了某种规律。

  当我谈到我的家庭的时候,我也会跟你讲到我父母之间的不和谐—年轻时因为爸爸经常赌博,而总吵架。所以我希望看到家庭的和谐。事情的是与非,做的对与错,或许是我们从小生活环境的至高无上的原则;任何人—无论他是谁—如果违背了这一原则,那么就不会有和谐。

  在你,你会追溯到我的成长环境;认为我从小一贯地没有教养,才会做事丢三落四,才会不收拾屋子,才会这才会那,所以你实在应该找个像你妈一样不在乎的人,像你妈一样邋遢的人一起过日子—当你每次以这样的方式这样骂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其实无路可退, 既无力维护自己脆弱的自尊,无力维护我自己引以为豪的廉价的和谐,也无力去抗争—我就只想逃避

  每次的逃避,其实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小区里转一转,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望着窗外,听到楼上清晰的做饭切菜的声音,听到楼上楼下孩子清脆的笑声,我的眼泪就快要流下来。这种幸福,即使它是廉价的,那么,我也是无比向往啊。你的打骂我不是肉体上的疼痛,而是心灵上的,因为我的梦被你破碎了。我不逃避,就要听到你在我做错事时对我的类似的无休止的谩骂与指责。你在心里可能厌恶你妈年轻时的隐忍,可是不自觉的,你在重复她走的道理,而且,走得几乎更极端。我不是在评价父母们的生活模式,那是他们的选择。但我肯定不想过他们那样的日子,不想隔不几天就大吵一番,然后各过各的;你一定心里也不想这样,但是,从行为准则上,将做得对与错,事情的是与非看做家庭生活的重心,你是毫无疑问继承甚至放大了他们的这种行为准则。

  如果这种行为准则,也就是说,我每件事情做得对与错,我的是与非成为是否能够维护我们家庭关系的核心指标,那么,我会清楚地表明我的态度,我接受考核。

  你对我的接纳,想起来一定是因为我的所谓宽容与好脾气;但是你在享用这种宽容与好脾气的同时,也要接纳我的缺陷,接纳我的家庭,接纳我的脆弱的自尊与我对和谐家庭关系的向往—无论它是廉价的还是高尚的。你不能滥用我的宽容,不能完全将自己的喜好加到两个人共同组织的家庭所需要的核心价值之上。

  什么是一个家庭所需要的核心价值?

  相互喜欢、相互包容、相互忠诚、相互依靠、共同的渴望与意愿

  我们曾经在困难的时候相互依靠,那真是令人难以忘怀的记忆;我们蜗居在出租房里清晰的美好记忆,超过了我们现在所有的生活场景;我想我们肯定一直到现在还相互忠诚,忠诚于对方与家庭,不曾有半点的瑕疵;我们一直到现在也相互喜欢,我喜欢你成功地做好一桌饭后或者遇到一件开心事后高兴的样子,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喜欢你-买了一件满意的新衣服试穿的时候,高兴得仍然像一个20几岁的姑娘;喜欢你对待孩子专注的态度,是一个让人无限放心的妈妈;喜欢你-对待无论多么复杂的事物,那种简单,直接却又往往正确的洞察力会让犹豫摇摆的摩羯人产生盲目的依赖;喜欢你对所有不公正事情的痛恨,是一个人的善良本质的体现;喜欢你在床上与老公亲热的时候,咪着眼泛着红晕的样子无限的性感;你一定也喜欢我的善良,喜欢我的博学,喜欢我对家庭的热爱。我们唯一没有做到的是相互宽容,而这种相互的不宽容恰恰在摧毁我们的关系。

  如果我们仍然相互喜欢,仍然相互忠诚,仍然相互依靠,仍然有着共同的渴望,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到相互宽容?为什么不能小心地避开对方的软弱?

  当你看到我写的这封信时,我希望能够打开心扉,暂时忘记家庭带给你的烦恼,我希望我回家的时候,你能够冷静地对待我这两天的沉寂;我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花上2年的时间共同面对我们共同的问题,梳理一下思路,如何共同地维护好一个家庭所需要的核心价值观念;俗语说婚姻是;三年之痛,七年之痒。我希望我们能够迈过这道命门。坦然面对我们的分歧与冲突并能够将它们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我希望我们能够相互喜欢到永远,相互忠诚到永远,相依为命到永远。 如果相互宽容必须要服从于上面的所有,那么,就让我们必须相互宽容吧。

  我知道我的生活方式是你所不喜欢的;你对我激烈的指责让我手无足措或许才是你真正痛恨的。我这几天看了些心理学的文章,文章中说:你用一种激烈极端的方式恰恰说明你渴望一个爱你的人,一个有能力将你从这种负面情绪中解脱出来的人。你的激烈反应越强烈,说明你想要摆脱这种童年阴影的愿望就越强烈;而你越从我这得不到这种慰藉,得不到这种解脱,你就越怨恨。

  那么我呢?我如果爱,是不是应该喜欢你的指责?把它放到我的成长背景中,如果我是一个无比渴望和谐的人,让我去喜欢这种反复激烈的指责,我是不是也要摆脱自己童年的影子, 去正视这个现实,去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化解你的怨恨?

  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索取对方,这种因为成长环境不同造成的彼此怨恨将没有尽头;如果我们学会放下,那么,爱就在我们身边。

  你如果能够放下对我的指责,你会看到我会多么喜欢你,多么娇宠你;我如果能够放下对你的激烈态度的怨恨,我会看到你对我的爱吗,你对我的忠贞吗?

  哪怕是仅仅为了爱,让我们学会放下,学会摆脱,学会喜欢吧。

  我回忆了一下我们之间过去两年的冲突,更多地冲突是局限在家庭内部的,这可能就是我们家庭的环境造成的,但你能够摆脱这种阴影吗? 我不知道。我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你摆脱这种阴影吗?我也不知道。我能摆脱家庭的阴影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种阴影不被摆脱,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恢复正常。这是我们两个人要共同面对的一道命题,这是我们后面剩余生活幸福或者悲剧的一道门槛。

  我们需要一同冷静地分析,我们无休止争吵的原因;你需要我做什么?我能否做到?如果我做不到,是能力不够,是态度不好,还是一个无法改变的必须接受的事实? 我需要你做什么? 我需要你放下我的错误,需要你把我们两个人的关系限定在家庭关系中,需要你能够坦然地接受我的正确或者错误;需要接受你对我合理的指责,需要与你一同将这种指责限定在不损害双方关系的范围内。你能做到吗?

  让我们给彼此一个空间,重新学会如何去喜欢,重新学会如何去爱吧。  

  仍然爱着你的老公

  一个有着种种缺陷却渴望正常家庭生活的普通人

  一个无论如何也要给孩子完整家庭的爸爸

[来源:文章吧网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给妻子的一封信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