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经典文章 > 经典语录 >

有关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名言

2018-12-05 17:25:01 作者: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有关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名言

  1、首先,爱你的邻人,这是生命活力最高表现。这种爱一旦充满了人的心灵以后,必定会洋溢着泛爱众人情感。再就是现代人的两个基本理想作为现代人,没有这两种理想是不堪想象的:自由人格以及把生命看作一种牺牲观念。 ----《日瓦戈医生

  2、历史是另外一个宇宙,是人在时间记忆帮助下,为应付死亡的挑战创造出来的。 ----《日瓦戈医生》

  3、我总以为,艺术不是一个范畴,不是一个涵盖无数概念和引申得来之现象领域,恰恰相反,而是一种集中的、非常有限东西。艺术是一种呈现于一切艺术作品原则,一种适用于作品的力量,一种在创作发现真理。 ----《日瓦戈医生》

  4、尤里·安德烈耶维奇从信上抬起茫然的、没有眼泪眼睛。他什么也看不见,悲痛灼干了泪水痛苦使他眼睛失神。他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什么都意识不到了。
窗外雪花飞舞。风把雪向一边刮,越刮越快,刮起的雪越来越多,仿佛以此追回失去时光。尤里望着眼前的窗户,仿佛窗外下的不是雪,而是继续阅读冬妮娅的信,在他眼前飞舞过的不是晶莹的雪花,而是白信纸上小黑字母当中的小间隔,白间隔,无穷无尽的白间隔。 ----《日瓦戈医生》

  5、叶尼娅准备躺到被窝里睡觉时,发现这一天很长,因为它也像那一天一样,于是她先是想拿起剪刀衬衫床单上这些弄脏的地方剪掉,后来又决定从法国女人那里拿来香粉把它们涂白,而就在她已经抓住香粉盒时,法国女人恰好走进来,随即打了她一下。全部罪过都集中到香粉上来了 ----《最初的体验

  6、她甚至觉得,现在人们总是要对她叫嚷,所以头痛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还会经常疼痛,她再也弄不明白她心爱的书本上的那一页,这一页书在她眼前模糊一片,就像吃过午饭后的课本。 ----《最初的体验》

  7、是谁用紫黑的花楸果
将门后的挂毯点染,
稀疏而俊逸的字迹
留下斜体字的契约

追问着,是谁发号施令
呈现盛大的八月?
是谁心无渺小
又是谁沉迷于

树叶的纹饰,
从传道书之日起
就忠于职守,不曾放下
砍削雪花石的斧凿?

你追问着,是谁发号施令,
让紫菀和大丽花的唇瓣
经受九月的苦痛
爆竹柳的细叶
在秋日里飘飞,
苍白的女像柱
飘向医院
潮湿石板地?

你追问着,是谁发号施令?
——是全能细节之神,
全能的爱神,
雅盖罗和雅德维加们的神。

不知这深不见底的迷,
是否已经解答
别忘了,生活多么详细
就像秋日的寂静。 ----《姐妹

  8、“Menteuse !” 只是不得不否认,顽强地拒不承认这比什么都卑劣,不过处在介于无知羞辱和街头事件无耻之间的某一中间状态。她颤栗着,只得咬紧牙关,并忍住眼泪,靠紧墙壁。不能去卡马河了,因为还有些冷,河面上还漂动着最后一些流冰。 ----《最初的体验》

  9、世界上任何个人的独自的活动,都是清醒目标明确的,然而一旦被生活的洪流汇聚在一起,就变得混沌不清了。人们日复一日地操心、忙碌,是被切身利害作用驱使。不过要不是那种在最高和最主要意义上的超脱感对这些作用进行调节的话,这作用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个超脱感来自人类生存的相互关联,来自深信彼此之间可以相互变换,来自一种幸福感觉,那就是一切事物不仅仅发生在埋葬死者大地上,而且还可以发生在另外的某个地方,这地方有人叫作天国,有人叫作历史,也有人另给它取个名称。 ----《日瓦戈医生》

  10、你看,你一直在笑我老是黏着梅留泽耶沃。好,这次我下定决心了,我要离开这里。我正在收拾我的东西,打包装箱。一收拾妥当我就走。我将去乌拉尔,你将去莫斯科。然后有一天也许会有人问你,——你知道一个叫梅留泽耶沃的小镇吗?于是,你说,——我似乎想不起来了。——那么,安季波娃呢?——从来没听说过。 ----《日瓦戈医生》

  11、你所谓的无秩序正像你所渴望的秩序一样正常,同样是一种事情的状态。所有这些毁灭——这是一个大创造计划自然的、准备的阶段社会的分崩离析还不够。它必须完完全全的支离破碎,然后,一个真正的革命政府将会把这些碎片拼在一起,在全新的基础建立一个新社会。 ----《日瓦戈医生》

  12、他从来没有比这次更生动了解到,艺术不断关注的有两点:它永远在为死亡默想,而且永远在创造生命。一切伟大的真正的艺术,是模仿延续圣约翰启示的。 ----《日瓦戈医生》

  13、如果你故意要入睡,结果一定是失眠。如果你想知觉消化作用的存在,结果只有弄到胃不舒服。当我们把意识用到自己头上时,他就变成毒素了。意识是向外照射的光,它照亮我们前面的路,免得我们被绊倒。它像火车头上的车头灯——把它照进车厢,结果就一定撞车。 ----《日瓦戈医生》

  14、被亲吻胸脯,像在净瓶下洗过。
夏日泉水涌溅,却不会绵延百年。
我们让手风琴低鸣,却不会踩踏节奏
夜夜起舞,任由音调尘土飞扬。

曾经听说过老年。多可怕预言
挥手向星辰,已不再有细浪翻卷。
他们说着,你怀疑着。草地上没有人影
池水边没有心,松树林里也没有神

你呀,扰乱了我的魂!那就趁今天把它喝干。 ----《秋天》

  15、倏忽而过的谜,留下它神秘的指痕。
“天晚了,我要睡个够,睡到读懂黎明。”
在这无人惊扰的时刻,谁能像我
如此幸运触动恋人

我是怎样触动着你呀!用我
铜质的唇,犹如用悲剧触动观众
吻像夏天。不紧不慢,姗姗而来,
然后是一场急骤的雷雨

啜饮着,就像鸟儿。噎得失去知觉。
星星从喉管缓缓流进食道,
夜莺颤抖着,昏然翻动眼皮
夜空下,每一滴露水都在干枯。 ----《秋天》

  16、“是的,是的,在人行道上;上帝,这是轮廓,是保护人,上帝,这是崇拜者的界线祈祷的界线,哎呀,我们现在这样太沉重了……有那样一些人,他们有上帝,有古老永恒的祈祷的古老永恒的轮廓;有一个时期,这些祈祷可能曾经作为没有形式色彩而陷入迷惘,后来也找到了自己的显出轮廓的水体,自己的形式;他们是外人,无论大小都在同一时间,这些人,他们有上帝,因为他们没有祈祷,而他们没有祈祷,是因为他们有上帝,上帝可能老了,祈祷却一定总是出现,如果祈祷不是时隐时现,不是光斑的话,上帝会成为它的家园吗?哎呀,请原谅,科伊诺尼耶维奇,我马上就来——那里有个熟人,我打个招呼,再领他过来……” ----《最初的体验》

  17、不必害怕。因为本来就无所谓死亡。死亡与我们根本无关。你刚才不是提到过才华吗?——你说它使人与众不同。才华,在最高、最广的意义来说,是指活下去的本事。 ----《日瓦戈医生》

  18、只有一种我们周围的人的别无二致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同时,一种不能和大家共享的快乐不是真正的快乐。 ----《日瓦戈医生》

  19、我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啊,
我是杀人犯,还是恶棍?
我仅仅是让全世界
都为我的家乡俄罗斯的美丽哭泣。

  20、活着是多么奇妙啊,可是活着为什么又永远痛苦呢?当然,上帝是存在的,但是,如果他存在的话,那他就是我了。 ----《日瓦戈医生》

  21、“您再往这里看一看阴影、光斑和剪影混乱杂糅,看一看这整个显出黑色、因烟炱而加深了的色调在潺潺流动中的消融,看一看它们,马上便看到:这就是地平线,它光秃秃的,却永恒不变;这就是建筑物的垂直线,也是光秃秃,却雄伟庄严;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广场,被痛苦挤压在纯粹拐角的地方;您再瞧这边,就在那里,我的朋友莫扎特,正走过盛葡萄的托盘旁边,现在他就到了马车前,请等一等……他应该立刻在这里停下,因为有人运来了铁梁,正在用一种懒散的、震耳欲聋的吵嚷声撞击马路;我确实看到了停下脚步的莫扎特,他让过了丁当作响的马车,并继续在笔直、平坦、人们来去匆匆的道路上寻找出路。 ----《最初的体验》

  22、世界上有多少事情值得我们信仰呢?事实上少的很!我认为一个人应当忠于不朽,那是生命的另一种形式,更为有力的形式。 ----《日瓦戈医生》

  23、一个人可以是无神论者,可以不必了解上帝是否存在和为什么要存在,不过却要知道,人不是生活在自然界,而是生存于历史之中。按照当前的理解,历史是从基督开始的,一部《新约》就是根据。那么历史又是什么?历史就是要确定世世代代关于死亡之谜的解释以及如何战胜它的探索。为了这个,人类才发现了数学上的无限大和电磁波,写出了交响乐。缺乏一定的热情是无法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的。为了有所发现,需要精神准备,它的内容已经包括在福音书里。 ----《日瓦戈医生》

  24、这是世界的正午。何处是你的眼眸
你看,思想深处,啄木鸟、乌云和松果
暑热和针叶,全都化成了苍白的飞沫。

在这儿,城市电车抵达了尽头,
前方有松树值守,轨道不得延伸
前方仍会有星期日。一条小径
分开枝条,从草叶间一滑而过。

透过树影,浮现出正午、漫步与圣灵节,
小树林要让人相信,世界向来如此:
就这样被浓荫顾念,被林间空地感染
被我们承担,像云朵滴落在印花布上。 ----《麻雀山》

  25、屋里不会再来人
屋里不会再来人了,
唯有昏暗
一个冬日消融进半开半掩的
窗帘缝隙
只有潮湿的白色鹅毛
疾速闪现、飞舞。
只有屋顶白雪
除了白雪和屋顶,一片空无。
又是寒霜画满图样,
又是逝去年华忧郁
和另一个冬天的情景
在我的心底搅来搅去,
又是那无可宽恕的罪过
至今仍刺痛我的心灵,
木柴奇特匮乏
折磨着十字形窗棂
可是,厚重的门帘
突然掠过一阵颤栗。
你会用脚步丈量寂静,
如同前程,走进屋里。
你会在门口出现,
身穿素雅白衣
仿佛为你织就衣料的
就是那漫天的飞絮。

  26、啊!老天,多美丽的景色!你这幸运鬼!也许你天天看见这样的景致,反而不觉得它美了。 ----《日瓦戈医生》

  27、“当然,”他打断了我的话,“这接近于浪漫主义。但问题在于人们是否理解它。或许有人以为,所有那些点燃关于善与恶、幸福不幸、真理与谎言独特戏剧之生命的火炬,在陷入美学领域后,就像进入了一口深井似的熄灭了,只剩下了美与丑的泼溅和涟漪;不,只有那些没有体验过所有这种不太引人注意轻微痛苦的人才这样说,生活的点火者永远不会变少,而当他们举着自己的火炬接近美学领域时,如果这口井不是无足轻重的,如果其中充满了爆炸性的美学气息,他们将会炸毁这口井。” ----《最初的体验》

  28、混乱和变动是革命鼓动家们唯一凭借的自发势力,可以不给他们面包吃,总得给他们世界规模的什么东西。建设世界和过渡时期是他们的目的,此外他们什么都没学会。 ----《日瓦戈医生》

  29、历史是若干世纪以来对死亡之谜有系统的探索,并且一直在希望克服死亡。 ----《日瓦戈医生》

  30、圣约翰说过“不再有死亡”。他的推理很简单。不再有死亡,因为过去的已经过去;这不啻是说,不再有死亡,因为生命已经过去,生命老了,我们已对生命厌烦了。我们需要的是些新东西,这新东西就是永恒的生命。 ----《日瓦戈医生》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