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600全讯网 >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已不穿白衬衫

2018-09-24 07:08:54 来源:故事会 阅读:载入中…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已不穿白衬衫

  1.

  快下班的时候,许书书的信息就来了:“丫头,下班陪我去西直门小西天见我的男神。”

  许书书今年27岁,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从我认识许书书那天起,她就一直在扯她的男神。许书书的世界里,看不到其他异性,除了她回忆里的男神刘淼。

  其实许书书长得真的很漂亮根本不像那种会暗恋一个男生半辈子的姑娘,从小学成绩很好,身材很棒。

  我是在小圈子聚会上认识许书书的,那天吃完饭大家互相扫微信朋友,许书书本来没有坐我这桌,可她却走过来第一个和我加了朋友。

  我开门见山地问她,为什么会对我这么感兴趣

  她瞪着我,歪了歪头说:“因为你喜欢石榴汁,一到秋天,我男神就去街边买鲜榨的石榴汁。”

  ldquo;你男神?”

  ldquo;我小学四年级班长,刘淼。”

  五点半一过,许书书就打来电话:“我就在你楼下,麻溜地下来。”  果然,她在等我,隔着马路,一条腿伸在出租车外,伏着身子,一只手推着车门一只手不停地向我招手,在下班人潮中大声吼道:“快点啊。”

  我匆匆跑了过去,过了好几个红绿灯,才停止了大喘气:“你的刘淼?”

  ldquo;嗯嗯嗯。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要来的我的手机号,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自己是刘淼,我小学班长。”

  ldquo;他来北京爬长城还是逛天安门?”

  ldquo;他说他在北京好几年了,才知道我也在北京,就给我打电话了,还问我记不记得他。”

  ldquo;你肯定说记不得了。”

  ldquo;怎么会,我说我记得啊。他让我去找他玩,我一个人,不敢去,所以带上你替做我的心理后盾。”

  许书书口中的男神,是她小学四年级的班长,他们小学和初中都是同学,初中毕业后,许书书就和她的男神分别就读不同高中了。高考结束,男神去了西南一个小城市师范学院,她来北京读北二外法语系,后来又被保送了本校的研究生

  每年初中聚会她都会去,打听打听她男神的消息,他谈恋爱了,他分手了,他谈恋爱了,他分手了……他不见了。后来初中同学也不聚了,男神刘淼从她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许书书却活在了有刘淼的世界里。

  2.

  堵了一路,终于到了小西天,可她的男神现在店里很忙,没时间亲自过来接我们,我和许书书只得跟着导航软件走一段路。从主道上拐进一个小胡同,大约走了十七八分钟,地图上的终点却越来越远了,上面显示我们偏离了路线

  我和许书书转过身,长长的胡同,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于是又倒了回来。软件提示“已到目的地附近”,两个人傻眼了。

  ldquo;地址不对?”

  ldquo;没错的,按他发来的定位走的。”

  ldquo;可这哪里有店啊?”

  ldquo;这不好多店嘛。”

  呃,胡同里确实好多店,一个几平方米的花店,一个只有窗口的山东煎饼店,一个放了几张桌子的黄焖鸡米饭店,一个十几平方米的驴肉火烧店,一个过桥米线店和黄焖鸡同时挂牌的店,还有就是只有两米走廊宽的卖手机壳的店。

  ldquo;你男神不会在楼上租的居民房办公吧。”

  许书书握着手机没有说话,抬头巡视了上面的居民楼,忽然她的眼神落在了那个只有两步宽的手机壳店门口。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里面,还没有看清什么,她拉着我的手跑了起来。

  ldquo;走,快走。”

  ldquo;怎么了?”

  ldquo;额,那个买手机壳旁边站着的就是他。”

  ldquo;我得去看看。”

  我甩开她的手,停了下来:“介不介意我去看看?”

  许书书镇定地说:“不介意,但是,别让他知道你就是跟我来的朋友。我不想见面了。”

  ldquo;放心吧。”

  我小跑折了回去,走进卖手机壳的小店。

  原来这个小店里面别有洞天,除了卖手机壳,里面还有个桌面彩票。她说的卖手机壳旁边的男人,就是她惦念很久的男神,卖手机壳旁边是卖彩票的。

  彩票桌前确实围了几个人,他站着用一元硬币给他们刮刮乐。

  ldquo;要什么壳?”卖手机壳的大叔问我。

  ldquo;呵呵,不要壳。”

  许书书的男神猛地抬眼,盯着我,我吓了一跳,完蛋,这下要对不起许书书了。

  ldquo;要彩票?”他两眼放光地继续盯着我。

  我深深吐了口气:“呵呵,给我来个两块钱的刮刮乐。”

  ldquo;来,美女自己选。”

  ldquo;嗯嗯。”

  ldquo;五块。”

  ldquo;手气不错呀,要不要再来两张?”

  ldquo;不用了,不用了。”

  他递给我三块钱,我接过钱,马上出了门。

  3.

  ldquo;书书,我见到他了。”

  ldquo;我也看到了。”她搓着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ldquo;你别哭啊。我给你赢了三块钱,给,算他欠你的。”我把三张一元的纸币递给她。

  这种事换了谁,都得尴尬要死,自己喜欢的男神竟然成了卖彩票的大叔。

  ldquo;他不欠我的啊。”

  ldquo;你确定他就是刘淼啊?!”

  ldquo;百分百确定。”

  ldquo;他不是很高吗?”

  ldquo;估计后来没长吧。”

  ldquo;不是很帅吗?”

  ldquo;吃胖了啊。”

  ldquo;不是说,他头发亮用手摆起来很带感吗?”

  ldquo;现在也很亮啊……”

  我们朝着公交站牌走去,感觉滑稽。那个男人谢了顶,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胖墩,脸上油兮兮的,还有很多青春走过的坑坑洼洼,张口说话,牙齿里有黄色烟渍。

  忽然许书书“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看到她没有事,我也憋不住了:“人还见吗?”

  ldquo;我见了啊。”笑着笑着许书书突然哭了。

  ldquo;唉,是不是感觉很憋屈?”

  ldquo;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下子觉得青春就这么过去了。”

  ldquo;人都是会变的。”

  她笑笑泪花还挂在脸上:“很多时候,当我觉得自己走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刘淼,我们之间说过的话可能不超过一百句,可每一句我都记得。遇见憋屈的事,我会想起刘淼,遇见高兴的事,我也会想起他。他就像我的一个盾,我知道我一直躲在盾后面,虽然现在发现自己的盾已经变了样,但还是很谢谢它。懂吗?”

  ldquo;也不是……特别懂。如果刘淼现在是留学归来,事业有成呢?”

  许书书看向我,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他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从我十几岁认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会很成功。他是我的那个盾,不关乎美丑,不关乎成功,它出现在了我的小时候,给过我安全感。”

  ldquo;他就是刘淼,”许书书笑了,又歪了歪头,她总喜欢像小孩子一样一笑就歪歪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可能在你眼里他很矬,但他就是那个一年四季都会穿白衬衫的刘淼,谁碰一下他,他都会弹一弹衣服,生怕沾上半点脏东西,那是他妈妈送给他的,他很珍惜。他妈妈去世后,我们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看到他很好,吃胖了,嗯,这样就挺好的。”

  后来,许书书还是和刘淼见面了,其实那时刘淼已经结婚孩子也会喊许书书“阿姨”,青春年少都成了过往

  摘自《故事会》文摘版2017年第7期

  - The End -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