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新婚夜,老公和小叔子一起走进新房……

2017-12-14 10:15:02 来源:深夜被窝读物 阅读:载入中…

新婚夜,老公和小叔子一起走进新房……

  我是苏佩佩,刚刚大学本科毕业,今年22岁。

  我爸公司经营得红火,却和一个小三柳晓莲在一起,活活把我妈气死了,留下我和弟弟

  我妈过世后不到一个月,尸骨未寒,我爸和柳晓莲就张罗着要结婚了。

  “苏佩佩!!你他妈倒是说话啊!”苏崇光一声怒吼,把我从回忆中拉到了现实

  “什么?”我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漠然地回答。

  “你脑子让狗吃了还是耳朵让水灌了!?一会家里回来客人,你放聪明点!”苏崇光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我双手握拳,指甲深深嵌进了皮肤,深吸了一口气,保持沉默

  苏崇光的话音刚落,一声刹车从窗外传来,我下意识望过去,是一辆我只在香港电视剧里面看到过的玛莎拉蒂。

  车门打开,一个浓妆艳抹风韵犹存的贵妇跨了出来,跟在她身后下来的却是一个风格古怪,有些神神叨叨的老头。

  柳晓莲一阵风似的就迎上去,一口一个蒋太太地叫着那衣着华丽的富婆,对那老头也恭恭敬敬称呼他为马道爷,对二人是嘘寒问暖,满脸谄笑,当神仙似的。

  我一言不发,冷冷看着那贵妇和那马道爷,心下思量着他们到我家里来的目的,疑惑着这和我会不会扯上关系。正想着,那贵妇突然说了一声:“苏佩佩是你?你过来。”

  那贵妇说话的声音有一种不容抵抗的威严,但是眼神却并不严厉,相反还有一点同情似的。但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同情,让我觉得事情,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怕是要遭殃了。

  我小心翼翼地盯着蒋太太,一动不动,但是那姓马的道士却突然死死瞪着我,即使是我用余光看见的这一幕,也足以让我胆战心惊!马道爷嘴唇翕动几下,吐出一些我听不懂的奇怪词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道爷一颔首,柳晓莲和我爸二人相视一笑。

  我心中莫名奇妙,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可是下一秒,蒋太太就从她精致的手包里面抽出一张卡,柳晓莲卑躬屈膝地接了那卡,脸上的笑堆成了一朵花。与此同时,我爸突然死死拽着我,把我硬生生拖到了玛莎拉蒂跟前。

  他们这是,拿我做了交易!!??

  “虎毒不食子!!爸!你还是人吗!!”我疯狂地冲苏崇光喊着。

  苏崇光捏着我胳膊的手,没有松动半分,他冷冷地说:“闺女,不是爸狠心,反正你迟早要嫁人,还不如嫁的有价值一些!爸给你找了一个好婆家,正好现在场子那边需要周转。蒋太太以后就是你婆婆,会照顾你的。”

  柳晓莲还在装腔作势地擦眼泪,她的手都挡不住她翘起来偷笑的嘴角。

  我瞅准机会,一把拽住了车门的边缘,不顾形象大吼着:“救命啊!我不走!”

  突然,一股力量将我的手从车门上,生生拽下来,一对黑眼球犹如芝麻大小的双眼一下子闪到我眼前,几乎贴上我的脸,我吓得一个激灵!

  就是这一迟疑的功夫,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车子箭一样冲出去,驶离了苏家。

  我耳朵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是柳晓莲的,她装腔作势地喊了一句:“佩佩,嫁过去要听话,你弟弟有我看着呢!”

  从苏家到蒋家,那马道爷一直死死抓着我的手腕。这老头五六十岁的脸,却有着八九十岁的手!那简直不能叫手,瘦骨嶙峋遍布褶皱,指骨上面松松垮垮裹着一层肉皮,简直令人作呕!

  马道爷凌厉的目光扫射过来,似乎是听见了我心里想的什么,用他那芝麻大小的恐怖瞳仁盯了我几秒钟,像是警告。我出了一身冷汗,往旁边挪了挪,扭头看向窗外。

  我的脑子飞速旋转,考虑着应对策略。

  那蒋太太一身绸缎貂皮,想必身价不菲,那么她的儿子,也就是我要嫁的蒋家二少爷,想必也是个公子哥儿,不会娶不上媳妇泡不到女人,但是这蒋家怎么就把我这个平凡人家的女孩买了去,看样子还花了不少钱……心里不祥的预感乌云一样笼罩过来,让我窒息……

  常听说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都有些怪嗜好,有什么恋童的,虐恋的,甚至是恋尸癖……那蒋家二公子……

  我有点不敢想下去了,不过随即又觉得,别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要这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那心就是肉做的,我到时候声泪俱下说明情况,事情会有转机的!

  这一安慰自己,我稍微平静了一些。

  车子开了得有两小时,才在一座西洋风格的豪宅前缓缓停了下来。

  透过车窗,那豪宅庭院的巨大花坛和矗立两边的欧式裸体天使雕塑就把我给震撼到了!我咽了一口唾沫,简直有点不敢靠近。

  我家也算是个开公司的,可是再怎么说,顶头了算是一个中产阶层,衣食无忧的地步罢了。即使是上了大学,我也没敢往远了去开开眼界,而是宁可浪费分数报了当地一所学校,为的就是一放假就可以回家,防止柳晓莲欺负我弟弟!

  蒋太太一路上没露出笑模样,这一下车,脸色更是像腊月的天似的,冷的能结冰,奇怪的是,她眼里噙着点泪花似的,闪闪的。

  我偷着用余光看了一眼蒋太太,大气都没敢出。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得搞清楚!

  我硬着头皮,开口道:“蒋太太,这……”

  “白姨!”一个深沉的男人声音突然压过了我的声音,我一愣,下意识转过头去,只见从豪宅当中,走出来一个身形健壮,穿着一身深蓝色正装的帅气男人,那气质一看就是豪门子弟,再加上刀削斧刻般硬气的五官,更是气度不凡

  那男人越走越近,他一对霸气的剑眉让我心头一颤。

  蒋太太神情有些不自然,勉强笑了笑,说道:“呀,俊宇,你在家呢。”

  随着蒋俊宇充满敌意的逼近,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来者不善。

  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存在,蒋俊宇突然转过头上下打量着我,然后目光定格在我的脸上,眼神十分不屑,轻蔑的笑到:“白姨,你给我二弟找来的女人卖相不错啊,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他的胃口了,呵呵。”

  蒋俊宇的话,刀子一样扎在我的心上,蒋太太似乎也察觉到了蒋俊宇语气当中的放荡,但是勉强忍住,冲他微微一笑,算作回应。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幸好蒋太太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跟她进去。我的腿刚迈出去,胳膊一紧,差点摔了一个趔趄。

  “女人,你叫什么?”蒋俊宇捏着我的胳膊问道。

  我被吓了一跳,平静了一下心情,怯怯地说:“苏佩佩。”

  蒋俊宇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似乎是觉得很有意思,然后邪邪一笑,问道:“知道你老公是什么人了吗?”

  我努力装作平静的样子,但是蒋俊宇那男人步步紧逼,让我方寸大乱,我只好摇摇头。

  蒋俊宇一下子凑到我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到我的脸上,一字一顿地说:“那我来告诉你吧,女人,你要嫁的是我的弟弟蒋俊辰,有意思的是,他可不是人。”

  我打了一个寒颤,不明所以地说:“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听不懂?哦,也难怪,听懂的话你死也不会到这里来的。那我就发发善心,告诉你。你丈夫,也就是我弟弟蒋俊辰,他一个星期以前就已经出车祸死掉了,连尸体可都找不到了呢!”

  看着蒋俊宇一张一合的嘴,我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冻住了,嘴唇微微颤抖。

  怪不得,怪不得大家的行为这么诡异,原来这是把我卖给了一个死人做老婆

  我全身战栗,好像是筛糠似的抖个不停,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正在冲我微笑的男人蒋俊宇。

  在我小的时候,爱听恐怖故事,那时候奇闻异事鬼怪乱弹听了不少,我依稀知道一些,这种活人和死人或者死人和死人结婚的事情,叫做配冥婚!生前从没有结过婚就死掉的年轻人,魂魄往往不甘心轮回,于是家人就要给他安排一门鬼亲事,来告慰亡灵!

  那么,我就是这么不幸的那个,被亲生父亲卖给了鬼做老婆的那种人吗!!

  念头一个接一个从我的脑海里面闪过,我越发的绝望,也感觉越来越恐惧

  就算苏崇光不喜欢我,嫌弃我是女孩,他也是我爹啊!怎么能拿我终身的幸福甚至可以说是性命去卖钱啊!在他眼里,我是不是还比不上那个狐狸精柳晓莲的一句话

  我越想越伤心,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受控制地掉下来!但是我的眼泪不能够打动蒋家人半分,蒋俊宇示意一旁的仆人把我带到了该去的地方。

  蒋家的一个老妈子领着我来到一间漂亮的卧室里面,卧室的床上平整摆放着一件大红的嫁衣,上面配着金色的绣线勾勒的凤凰图案,显得富丽万分!

  没等我细看,老妈子就让我先去沐浴。她将我领到了浴室,并且告诉我一定要用浴室里面准备好的沐浴露。洗过澡以后,我的全身都散发着那高档沐浴露的余香,即使是我自己闻起来,都觉得十分的撩人。

  当我穿上那件大红嫁衣的时候,我才发觉,这件看似传统的嫁衣可一点都不传统!!全身都几乎透明,只有最要紧的部位有内衬堪堪遮住,但是动作稍微大一点,就要春光乍泄了!

  虽然现在处境危险,不是自恋的时候,但是我还是被镜子里面的自己惊艳到了!皮肤犹如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白皙无暇,胸部饱满,臀部圆,再加上被鲜艳的红纱半遮半掩着,充满了二十出头年轻女子的诱惑力

  那老妈子看我换好了衣服,示意我在梳妆台坐下,开始给我梳头上妆。我正在呆呆望着镜子里异常美丽的自己,那蒋太太和马道爷就进来了。

  马道爷对我上下打量一番,蒋太太也走上前来,端详一件货物似的看着我,两个人最终都满意了似的点点头,让我一阵发毛。

  我努力让自己的余光不要看到马道爷那芝麻大小的黑色瞳仁,谁知那马道爷竟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苏小姐,你嫁给了蒋家二公子,就是他的夫人了,这夫妻二人该干什么,不用我提醒你应该明白,要好好表现,别惹麻烦。”

  我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中翻江倒海!什么意思??蒋俊辰明明是死人了!尸体都没有!还能干什么!?就算有的话,也是个鬼啊!

  等等……鬼!?他们不会把我送到阴间见我的鬼丈夫吧!

  我被恐惧紧紧包围着,牙关都要被我咬碎了,突然,我的视线落在了那化妆盒中那刀片锋利的刮眉刀上!

  我心头一动,正等待瞅准时机,却不料马道爷一把上前捉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拽离了座位!

  该死的!

  马道爷将我拖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才停下动作,我一下子拽住了门把手,死都不肯挪动半步!由于害怕紧张,手上汗津津的,又黏又滑!

  马道爷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低声对我说:“看着它。”

  那声音似乎是有不可抗拒的魔力,我不由自主就接过那纸片,那竟然是一张照片!没等我细看,马道爷的手在我手上猛的一按,门被打开了,我一个趔趄跌了进去,砰的一声,门在我身后合上,

  “不!”我叫着,起身妄图推开门,却发现是徒劳。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环顾四周,发现房间布置的温馨整洁,倒是一点不恐怖。

  房间里面没有骨灰盒也没有恐怖的遗照,这让我稍稍安心了,若是真的让我在灵堂里呆着,我宁可直接撞墙!

  我又在房间里巡视了两遍,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卧房,看来事情还没那么糟糕。我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将自己扔到了柔软洁白的大床上。

  也不知自己趴在床上愣神了多久,我才发觉自己手里还攥着东西,低头一看是那张马道爷塞给我的照片。

  我将照片摆正,自已一看,简直惊呆了!!这照片里面的男人,简直赛过吴彦祖啊!

  乌黑整洁的利落短发,两道斜飞入鬓的浓眉,又直又挺的鼻子,唇角转折有力,轮廓分明,但是最撩人的是他那双眼尾上挑的媚眼,虽然长在男人身上,但是美丽不减分毫!!当真是俊朗无俦!

  这照片上面的男人,看的我有一点心神荡漾,这男人没猜错的话就应该是自己的短命老公蒋俊辰了,年纪轻轻的高富帅就这么英年早逝,也真是可惜了,唉。

  突然,我腰身一紧,只觉得一股力量环住了我的腰,隔着那可以忽略的一层红纱,勒的我生疼!险些晕过去!

  “唔!”我一声惊叫被一只大手捂回了喉咙!

  ……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以直接阅读后续内容↓↓↓

  长按二维码

  加好友

  可查看所有小说

  后续内容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