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小鸟死了

2018-11-02 05:53:31 作者:天来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小鸟死了

  两年前,老婆与她闺蜜花鸟市场闲逛,想买点花卉美化装饰一下新家。没想到的是,两个女人除了带回花卉,还各带了两只可爱七彩鹦鹉回来。

  老婆闺蜜的小鹦鹉,养在她家做家电生意的店里。没过多久,不知是因为她家店里环境过于糟杂,还是她自己照顾小心,反正老婆闺蜜饲养的那两只小鸟,竟然先后死去,一只也没活下来。

  我们的那两只七彩小鹦鹉,确实好可爱,粉红细爪子,七彩羽毛头顶脖子,被一抹鲜艳蓝色羽毛所覆盖,棕黄色下弯的小嘴巴,呈弧型倒钩状,啄食的样子,既滑稽又可爱,不时把头下伸至鸟食碗里,快速啄几下,忽又突然之间抬一下头,小脑袋左偏或向右转,略略停顿几秒,复又低头,速速啄起黄色的小米粒。

  这两只小鸟,每日在我里阳台上的鸟笼里,叽叽喳喳地鸣叫不停,总是在笼子里扑棱扑棱地飞来飞去,由于空间狭小,往往翅膀没闪几下,就撞上在铁笼的外框之上。时而用它那粉红色的小爪子,在鸟笼内木棍之上,一齐呈一字形快速来回循环移动。玩够之后,它们会用那细小的红爪子,倒挂于鸟笼外围细铁丝上,左右晃动身子,不停的上下扑腾,玩起倒挂金钩游戏的,如同荡秋千一般,极其灵动轻盈

  到了晚上,两只小鹦鹉又无比的安静,总是眯着双眼,满眼瞌睡,一幅总也睡不够的样子。有时,我去阳台拿东西,会惊扰到它们的梦寐,突然惊醒过来的小鹦鹉,像需要极大力气,勉强睁开几丝眼缝,眨眼看你几下,又匆忙合上,立马就死睡过去,再也不管你的那些动静

  十来日后,那只母鹦鹉,居然从笼子里逃走了。

  后来,我们仔细检查了鸟笼,方才搞清楚,小鸟是从换水的小栅门洞那逃走的。

  原来,两只小鸟相互玩起了配合,一只小鸟用嘴把那小栅门衔起,腾出空隙,另一只小鸟乘机从空隙缝里钻出,逃出来的这只小鸟,只顾着自己的自由,一刻也愿耽搁,立马拍打起翅膀,速速飞远。留在笼子里的这只帮凶,见母鹦鹉抛下自己,气得发急,瞪起一对怒眼,啾啾地鸣唤不停,如同要把那母鹦鹉召回。

  弄清状况后,儿子找来细铁丝扣,把鸟笼换水小门栅固定好。这样,剩下来的这只小鹦鹉,再也无法逃离,只好在笼中安度寂寞,不时上串下跳排解烦闷

  五六天后,一个很偶然的缘分,那只逃走的母鹦鹉,居然又被老婆找了回来。

  说来也巧,想不到世间竟还有如此这蹊跷的之事。那天,老婆去小区8号门超市那取东西,见超市地上有一鸟笼,笼子居然里也养了一只与我们家一样的小鹦鹉。老板告诉老婆,这鸟是被他抓来的,还给她讲起了抓鸟经过。那天,超市老板正走在路上,见到这只饿得发晕,呆头呆脑立于路边一矮树上的小鹦鹉,看它那傻愣样,老板顺手就逮回来了。

  经过闲聊攀谈,老婆计算了一下时间,很快弄清,地上这只小鸟,就是我们家前两天逃走的那只。超市老板得知事情原委,很爽快就这只母鹦鹉还给了老婆。就这样,逃走了的母鹦鹉,重又平安地回来了。

  一周左右,被我们领回来的这只母鹦鹉,居然死了。

  这只死了的小鹦鹉,估计是喜欢上了外面花花草草的世界,恋上了外面的风风雨雨,一下反倒难以适应笼子里的生活,不知在外淋了雨,受了风寒,还是见过了外面的世界,回来因空间狭小郁闷而死。

  庆幸的是,剩下那只没有逃走的公鹦鹉,依然健康悠哉地活着。

  那只活下来的公鹦鹉,平日里看管与照顾,都是我在尽着小心伺候它,及时补充食物与更换清水。每次鸟粮吃得所剩下不多时,便会及时更换食粮,顺便把盒子里的浊水也一并替换。

  这只公鹦鹉真是气人,明明自己要喝的水,可它偏偏喜站在水盒边沿上方,不时把粪便拉入水盒中,盒子里的清水一旦混杂了小鸟臭粪便的渣滓,充盈于水中,又臭又腥,把那一盒清水染得灰黑,浓浊不堪,一周不到,便要赶紧换水,若更替不及时,准会让你恶心得直想吐。

  有时,遇上七天以上的长假期,需要外出时。离家前,我们准会记得,把鸟粮与清水给它备足。这样,小鸟便有了足够的食物,可以坚持等到我们回家。

  鸟粮一直没空缺过,感觉少了一点,总会及时补充添加,怕饿坏了这只公鹦鹉。有几次,小鸟吃的小黄米粒不够时,我还连夜去超市采购,回来就添加到食盒里,生怕它饿着。

  期间,阳台上新长了墨绿青翠兰花草。有时,我会随机摘了上几片嫩绿的鲜叶子,放进鸟笼里面,这只可爱的小鸟,便用它小小的嘴巴,不停地在叶面边沿啄食,留下一片片锯齿般的孔洞,与蚕吃桑叶的样子好近似,看它啄食叶面那滑稽的样子,真让人忍俊不以。

  今天早上,我在阳台上洗衣服时候,感觉少了点啥东西,好像没有听到小鸟的叫唤声音了。平时洗衣服的时候,鸟都总会在边上叫唤个不停。怎么今日居然这般安静?俯身一瞧,这只陪伴了我们两年余的小鹦鹉,死于笼子里的角落边缘。那红红的细爪子,直直地后伸,无力地耷拉于鸟笼细铁丝上,身子往一边侧,小脑袋垂于胳膊的羽毛之下。

  一番检查后,才发现,食盒子空空如也,仅有一层厚厚的黄米糠,糊粘于食盒子底部的上面。

  这只仅剩的公鹦鹉死了,竟然是被饿死的。

  这只陪伴了我们两年余的小鹦鹉,持续几年都没出现过意外,本来还可以活得更长久一些,这次居然被饿死了,主要责任还在我。

  平时给小鸟换食,基本上都是我在负责,虽然女儿与儿子偶尔有兴趣也会参与一下,但看管小鸟的日常,多半还是我在打理。

  前几天,我还扫了一眼鸟粮盒,看见鸟食盒子里依然还有黄黄的颜色,便误以为还剩有黄色小米粒,便没有弯腰再去补充鸟粮。

  今日看过鸟笼以后,我这才发现,原来鸟食盒子的底部,被一层厚厚黄色米糠粉末所覆盖,遮掩了绿色盒子的底部,害我误以为还有鸟粮剩余,没能及时补充,致使小鸟被活活饿死。

  小鹦鹉死于我的疏忽,死于一个我误以为真的假象

  公鹦鹉就是被这无意中的一瞥所害,然后它就这样远离了我的视线

  若我足够细心,不为盒底黄色米糠粉末假象所蒙蔽,这只小鸟断不至于丢了性命

  我很伤心,也很难过,也让我自责,一下难以释怀。

  每天早晨六点左右,它便开始唱起它那动听歌声,一刻也不肯停歇,直至把我们唤醒。

  有时,我们想睡个懒觉,但一到那个点,公鹦鹉便要开始又一天的歌唱,鸣唤叫个不停,让你无法再睡上一个安稳的懒觉。

  每日中午,我一人闲坐于客厅,看书或写字时,这只小鸟,仿如多年的老友,时不时地在我耳旁唤上几声,如同提醒我,不可久坐,该起来活动活动,又像在暗示我,该疏缓一下倦怠了,顺便让眼睛休息一下。

  而今,这只小鸟不在了。偶尔阳台楼下的大树枝那,会传来一阵阵清晰鸟鸣声,那声音与我曾饲养过的鸟叫声极近似,我还傻傻的以为,我那只小鹦鹉重又回来了,待天真地推门看时,唯有空鸟笼,静默于花草与植物下,寂静地侯在那,空空如也,仅有两只空盒子。

  结果,两只小鸟都死了,他们均死于假象所祸!

  先前那只母鹦鹉,它喜欢自由是天性的使然。孰不知,自由是需要代价来置换。它误以飞了出去,就会寻找更多的美食与自由。它万万没想到是,人工养殖的小鸟,早已失去了野外生存的能力。即使侥幸飞出去了,没有获取食物与野外生存的技能,为追求自由和美食的假象所祸害,徒然剩下它残余的躯壳

  剩下的那只公鹦鹉也死了,死于无常,死于我的粗心,死于黄色粉末制造的假象蒙蔽和误导了我。

  人世间,很多时候,我们一直坚信我们眼睛所能看见的东西,认为肉眼看见的,即是真实不假,就是真真切切,不会有问题,愿意相信我们自己的眼睛。

  肉眼所见,未必全是实情。很多时候,肉眼所见,往往会走向反面

  若我们不能仔细鉴别,深入判断,我们就要为这假象所迷惑,所伤害究竟根源所在,就是我们容易被肉眼看到的表象所迷惑,为假象所蒙蔽,导致受伤害,带来无尽的苦痛

  小鸟死了,死于无常,死于假象幻祸!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小鸟死了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