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最美时光

2018-11-06 06:06:01 作者:9开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最美时光

  "如果时光倒流,我依然会那样做,依然会选择和他在一起,那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时光。"粥粥轻呡了一口手里的清茶,将茶杯轻轻放在旁边的茶几上,不规则石头茶几,小巧别致杯子里,茶水微微荡漾,一缕清香缓缓溢出。

  午后的阳光透过玉兰树叶间隙落在粥粥有些平静的脸上。粥粥举起右手,挡住略有些刺眼的阳光,恍惚间又回到了她和萧江在一起的日子

  粥粥和萧江是高中同班同学。粥粥其实并不叫粥粥,她的真名叫沈图南,取自"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非常大气名字,据说是她的爷爷给取的。

  然而,现实生活中的图南却没有那么的志向,尤其是和萧江谈恋爱后,更是每天都幻想着以后简单幸福小生活。

  看到"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之后,悄悄穿纸条给萧江说,以后的每个清晨和黄昏,我都陪你看日出、赏夕阳,嗯,还有我亲手做的粥,可好?萧江抬头看了一眼还在讲台引经据典语文老师,拿起桌子上的翻开的语文书,遮住半边脸,悄悄转过头,对着图南比了个亲亲姿势,惹的图南脸颊像一阵电流通过,瞬间变得红彤彤的。

  后来图南就一意孤行的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粥粥,当然,她指定是不敢在家里正大光明的这样叫的,毕竟爷爷严肃起来,是连爸爸都会乖的跟鹌鹑似的。

  其实图南,哦不,粥粥和萧江是不同性格的两个人,一个文静乖巧,这次谈恋爱是她有生以来做的最出格的事情了;一个开朗活泼喜欢篮球和各种体育运动

  粥粥和萧江的故事起源于那个秋日的午后,和现在一样的阳光明媚,容易使人沉醉其中。

  那次月末班里座位后,粥粥和萧江中间只隔了一个不到一米宽的过道。本来没什么交际的两个人,渐渐熟悉了起来。

  那天下课后,轮到粥粥擦黑板,一番劳动下来,黑板是擦干净了,粥粥身上却落了一层薄薄的粉笔末,手上因着拿黑板擦的原因,更是沾满了白色粉末。平日里,都是同桌小青倒一些水杯里的水给粥粥简单洗洗手,可是那天小青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看着一手的白粉末,粥粥撇撇嘴,甩甩胳膊走下讲台,算了,先这样吧。

  正在这时候,萧江走了过来,看见粥粥盯着自己满是粉末的手发呆,轻笑一声,说,我给你倒点水洗洗手吧。粥粥抬起头,用手背拨了一下额头的碎发,发现和自己说话是萧江,心里还是蛮意外的,毕竟两人虽然是在同一个班里却不是很熟。这次座位调的比较近也是刚刚没几天的事儿

  不过诧异归诧异,粥粥还是接受了他的好意点点头,清清浅浅的说好啊好啊,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盛满了淡淡的笑意,等着萧江去拿水杯。

  萧江走到座位旁边,随手将外套扔在椅子上,拿起水杯,却是先往自己的手上倒了一点点,试了试温度确定不烫手,才伸过杯子打算给粥粥洗手。

  不经意间的温柔体贴,是一个人根植于内心修养温暖。瞬间让图南想起夕阳下手挽手散步的爷爷奶奶,那种无言的默契爱意,是图南一辈子向往东西

  粥粥仰起头,午后的阳光透过教室玻璃窗斜斜的打在萧江的侧脸上,映的他额边的碎发每一根都清晰可见。那一刻,粥粥似乎听见了自己心跳声音,一种急切的、想要喷薄而出情感,让粥粥险些控制不住自己,以至于,多年以后,每当回忆起那个午后,粥粥都能微笑着对每一个细节如数家珍

  高三学业繁重枯燥,因着两人之间那微微的悸动学习之余的互动也渐渐多了起来。真正让两人捅破窗户纸的还是那场篮球赛

  为了缓解高三学生紧张的学习氛围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学校特意组织了一场篮球比赛。萧江因着之前不小心受了伤,这次算是带伤上阵。

  粥粥其实并不懂篮球场上那一套东西,什么前卫了中锋了,什么三分球两分球,她通通分不清楚。她来,只是为了看萧江,其它的一切都是陪衬。整场比赛,粥粥的目光都随着萧江的动而动,随着萧江的静而静,心里暗暗为他鼓劲加油,却强制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一场比赛打完,球员们中场休息,看着萧江下场向这边走来,粥粥握着矿泉水瓶的手紧了紧,纠结着要不要给萧江送过去,觉得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太不矜持、会不会让他看不起自己,低头看着脚边的石子,用白色的鞋子踢了又踢,碾了又碾。

  突然,粥粥仿佛豁出去了一般,抬起头,直直的看向萧江过来的方向,却发现萧江正从一位女生手里接过矿泉水一时间定在了当场。

  许是粥粥的动静太大,许是两人之间心有灵犀,萧江正好也看见了盯着他的手僵住的粥粥,发现她手机紧握着的矿泉水瓶时,萧江的手顿了顿,冲粥粥微微笑了一下,终是接下那瓶递到自己手里的水,深深的望了粥粥一眼,转身随队友重新走向赛场

  接下来的比赛,粥粥看的无精打采,满脑子都是萧江从另一个女生手里接过矿泉水的一幕以及他临走时那深深的一眼。连小青将自己的手捏的通红都没有发觉,吓得小青赶紧摸了摸她的脑袋,"没发烧啊这也"小青轻声嘟囔着,"你说什么?"粥粥刚刚回过神来,问小青。"没什么,没什么。"小青赶紧摆摆手。

  突然,粥粥眼前一黑,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本来心里就窝火,现在又飞来横祸,气的粥粥一把抓下来,正要发火,却发现是萧江的外套。而搅乱一池春水罪魁祸首却早已经只留下一个背影了,只见他与其它队友勾肩搭背的,边走还边高声讨论着什么,蓦地,萧江回过头,冲着粥粥灿烂一笑,挥动着胳膊,比了个出发的姿势,然后潇洒拜拜了。

  粥粥盯着手里的外套,心里堵的难受,跺跺脚,"凭什么嘛,这样对我。"恨恨的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往教室,害的小青紧追慢赶,在后面气喘吁吁

  粥粥噔噔噔的跑进教室的时候,萧江正在和其它同学谈笑风生,看见他脸上那欠揍的表情,粥粥气就不打一处,"啪"的一下将萧江的外套摔在了桌子上,"给你的衣服!"气鼓鼓的说完,也不等萧江回话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低着头,自个儿和自个儿生气,却错过了萧江眼里一闪而过无奈宠爱,以及他的几个哥们儿那默契而又暧昧眼神

  晚自习的时候,粥粥心不在焉的耷拉着脑袋,眼睛盯着数学练习册,心思却已飞到了九霄云外。粥粥不断的提醒自己:集中注意力、集中注意力,却总是被不经意间闯入脑海的萧江的脸打乱思维

  那些或认真学习的、或微微笑的、亦或者拧着眉头思考问题脸庞,让粥粥心里一惊,原来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对他如此关注,而他居然能如此牵动自己的心情

  但是想到球场上的那一幕,粥粥又瞬间泄了气,即便自己如此关注他,又怎么样呢?又能怎么样呢?

  拿起手里的笔,在草稿纸上用力的写下萧江的名字,然后在上面戳戳戳,仿佛那上面有萧江的脸似的。最后烦躁的抓抓头发,粥粥终于决定要静下心来学习了。

  正在这时候,一个纸团突然砸在了粥粥的头上,吓了粥粥一大跳,刚想要跳起来看看到底是谁如此大胆,却突然想起这会儿还在上课呢。刚刚抬起0.1厘米抬起的屁股"腾"的一下子又回到了座位上,气急败坏的粥粥拿起桌子上纸团三下五除二的打开,咦?,上面怎么是萧江的笔迹

  "用我心,换你心,始知相忆深。"俊逸的字体,熟悉而又陌生,一度让粥粥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是纸条的主人扔错了。扭头看看萧江,发现萧江笑意盈盈的也在看她,下巴微微一仰,示意粥粥看手里的纸,粥粥揉揉眼睛,拿起手里的纸有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真是萧江写的!?而且是写给自己的!?天啊!不是在做梦吧?粥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又掐了掐胳膊,"嘶~"真疼,看来,既不是发烧,也不是做梦,那么事情是真的喽!

  粥粥的脑袋"刷"的一下扭了过去,却发现罪魁祸首竟然正在心无杂念的做物理试卷。心里顿时难受起来,委屈难过欣喜……种种复杂情绪统统涌上心头和眼角,"凭什么?凭什么嘛?"指尖恨恨的捏了捏手里的纸,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砸到纸上,晕开一个个小小的圆圈

  许是心有感应,萧江看过来,发现本该感动一塌糊涂人儿却正哭的梨花带雨的,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联想到今天球场上的那一幕,萧江瞬间猜到了粥粥的心理,拿起笔,撕了一张草稿纸,刷刷的写了起来。"你的眼泪,落在纸上,也砸在了我的心上,喜欢你,从很早就开始,你的心意,是我一直想确定的事"粥粥看着又一次落到自己手里的纸条,抹掉眼角的泪水,定定的看着萧江,萧江目光坚定,冲着粥粥用力的点了点头。粥粥这才渐渐回过神来,相信了这个事实,心里也渐渐雀跃起来,"原来他也喜欢自己啊,并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呢,真好呢!"嘴角越来越上扬,粥粥终是控制不住自己,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溢满了幸福流光

  再看萧江的时候,发现萧江又在草稿纸上写着什么,粥粥一时间充满了期待好奇,又会是什么呢?会不会一首情诗呢?粥粥捂住嘴角偷偷的笑了起来。

  一个纸团飞过来,粥粥左右瞄了瞄,确保前门、后门和窗户外都没有老师,才悄摸摸的将纸团铺开。"未来很长,可愿与我共闯荡;余生,可愿与我同分享?"

  "嗯嗯,我愿意,我愿意啊,哈哈哈哈"粥粥顾不得心里的矜持,乐开了花,不住的点头,盛满笑意的眼睛像落满星光湖面,突然发现萧江正在笑盈盈的望着自己,白嫩嫩的脸刷的就红了,索性也豁出去了,扬了扬手里的纸条,轻轻说"我愿意",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的幸福时光。

  时光悄然流逝,转眼迎来毕业季。虽然没有拥抱,没有牵手,甚至没有一起走过教室后面那条两边种满合欢树的小道,但是看到积攒了满满一盒子的纸条,粥粥心里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幻想

  大学的时光温暖而悠长,不同于其他情侣的天各一方,萧江抄袭了粥粥的志愿,一路伴随着粥粥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

  他们一起努力学习,畅想着未来;一起走过校园的每一条花间小道,为以后的孩子各式各样好听的名字;一起兼职,提高自己的阅历,也用多余的钱去自己一直想去的地方

  许多年以后,每一个起风的日子里,粥粥都能想起当年的美好时光。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当初的自己不是那么喜欢云南,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执意要在漫山遍野开满油菜花季节与萧江拍摄婚纱照,是不是现在结局就会不一样,会不会有一个温馨的三口或者四口之家,是否也会有机会与萧江一起分享时光、品味余生。

  然而,时光不能倒流,昆明火车站的那场暴乱,带走的不仅仅是萧江,也带走了粥粥幸福的能力

  萧江为了保护她而倒在血泊里的情景成了粥粥此生都挣脱不了也不想挣脱的梦魇。那是他们爱过的最后证明,也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时光,然而一次次从梦中惊醒,那种痛苦、惊惧、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的心情,让粥粥痛不欲生几度想随着萧江离开

  但她又不得不振作起来,勇敢面对和接受萧江的离开,因为母亲的一夜白头、因为父亲拖着年迈的身躯日夜为她的医疗费打工操劳、因为萧江年轻的生命不能白白牺牲,更因为肚子里的孩子,那是萧江的血脉,是他来过这个世间的最好证明,也是他俩爱情结晶,无论多苦多难,她都要努力生活,为人世间爱着她的人,也为天堂凝望着她的人。

  所幸,粥粥闯过了那段异常艰难的日子,十年以后的她,有一个乖巧懂事女儿,有一双慈爱善良父母,只除了心口那块残缺永远没有办法弥补,生活逐渐平淡而幸福。

  某个午后与已然知事的女儿聊起她的爸爸,也能压抑住心里的波澜,对女儿娓娓道来,告诉女儿,自己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见了她的爸爸。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最美时光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