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爱到卑微

2018-11-09 05:37:11 作者:3来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爱到卑微

  那个夜里,小微哭着告诉我,许清尘走了,他走的时候,不曾回过头,任小微在候车厅外哭的梨花带雨,哭到全身无力,只能瘫坐在地上。

  小微是个傻女孩,我曾经用尽全身力气劝过她,可她不听,硬是爱着这个叫许清尘的男人,陪他在这座城市一年多,可如今,不知她要花多少岁月,去遗忘这个男人带给她的伤痛和爱。

  许清尘就这样出现在我生命中,像清晨的第一缕光,熹微时刻,他的面容让我辗转反侧,从他第一次出现,我的梦里,几乎被他占据。

  那个清晨,阳光即将苏醒,清风还在吹拂着江边的垂柳

  滨江小道上,有各式各样正在锻炼身体人群我喜欢跑步,跑步时,我可以沉溺在自己世界里,只有音乐无穷无尽思考

  我路过一群正在打太极老人,他们穿着素白干净衣服银色发丝下边是一张张微笑着慈祥脸庞,我羡慕他们的从容,羡慕他们可以花上一整个早上的好时光在这舒展自己的身体。

  许清尘来了,他踏步而来,他携着晨风而来,他向我跑过来了。可能命运看我多看了他两眼,所以命运安排他为了避让一位老人擦过了我的身体。

  我重心不稳,跌落在地。许清尘向我伸出他那只手,天底下怎么会有骨节如此性感清冽的手,我愣住了,不敢伸手。

  许清尘直接抓住我的手,将我拉了起来。

  “真是抱歉,你摔痛哪儿没?”

  “没,你长得真好看。”

  是的,我就是这样不争气,我的理智已经控制不住我的情感了,它只好放任情感肆意流淌

  许清尘穿着一件白色短T,一条棕色麻布长裤,松松垮垮的,恰到好处。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暖人的那种,反正那时候的我,看他哪里都是好的,就连他白色运动鞋上那一粒灰尘,我都觉得甚是可爱

  许清尘继续向前跑着,我也向着自己的方向继续跑。十秒钟之后,他跑了回来,轻轻地拍了我的背,要加我微信

  从那天起,我每天在桥底下等着他,偶尔,也有他等我的时候,我们有了共同的方向,一起跑着,迎着晨光

  许清尘不是我生活中任何一种男人,他不是宅男,不是油腻的中年大叔,不是满嘴粗话的粗壮汉子,也不是文弱的书生

  我租房子地方不止有我一个人,还有公司里另一个女孩,所以我从来没有带许清尘到我出租的屋子里去过。

  每一次,都是在他租住的房子里。我们牵手拥抱,接吻,缠绵

  我们读自己喜欢的书,听两人共同喜欢的音乐,看那些悲剧喜剧。待得腻了,就出去吃路边摊,偶尔他也带我到装潢文艺咖啡馆

  许清尘满足了我对恋爱对男人的一切幻想,我从未想过,我可以如此爱一个人,我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爱到深处,人自卑微。

  所以当许清尘告诉我他的一切时,我的心居然可以波澜不惊。所以,当他问我:“你后悔吗,这段时间。”

  我告诉他,我不后悔,我很爱他,我问他还会在这座城市待多久,他说最多半年。

  我沉默了,最后哭了,我舍不得他离开,舍不得他的一切。

  尽管他离开这座城市之后,即将要奔赴另一个女人怀抱,那个女人,才是他会娶的女人。

  “小微,你走吧,是我对不起你,我决定告诉你这一切,是我突然发现,你太好了,你的好快要让我失去原本生活了。我不配。”

  我才不要走,他只留半年了,他属于我的时间只有这半年了,那个女人,可以拥有他一辈子,难道这短短的半年,也不可以将许清尘暂时让给我吗?

  许清尘抱着我,流了眼泪,我不知道他的眼泪为何而流,但我收藏了,我用手去接住了,放到了心里。

  “小微,我不敢说我爱你,因为我觉得很无力。”

  “那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就好了,你爱她吧。”

  那天晚上,我在他怀里躺了一整晚,像一只蜷缩在墙角的小猫,他手被我压的麻了,但依然纹丝不动,我就是要他对我充满歉疚感,我没办法要他的爱,要他一些歉疚感,不过分。

  从那天起,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看到好笑情节时,我还是会笑得跟个二傻子一样。和他一起跑步时,我依然会转圈圈表现得像个孩子

  我每天都睡在他身边,不肯离开。

  所以我听过无数次他和那个女人的电话,第一次,我躲到被子里哭了。许清尘挂完电话隔着被子抱我,不停地说对不起。

  我在被子里擦干了眼泪,掀开被子时,给了他一个大大笑容,“我没事,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

  后来,我再也没哭过了。

  每次那个女人的电话来了,我会安静地走到一边,插起耳机听歌。

  许清尘以为我在听歌,但其实,我的耳机里什么声音都没有,我想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想听那个女人撒娇的声音,生气的声音,逼他说“我爱你”的声音。

  我很痛,但我还在许清尘身边,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一个晚上,那个女人非要开视频,许清尘借口说太累了,不肯开,女人不肯,闹着一定要开。

  我裹起被子,坐到了地板上,隔着被子的地板,竟然也是冰凉的。

  许清尘接通了视频,那女人第一句话便是:“为什么不开,莫非是家里藏了女人?”

  “你是不是神经病?”许清尘骂那个女人,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那女人有没有听出,那是许清尘的心虚

  “好啦,我错了。别生气嘛。我就是想看看你。”女人撒起娇来,声线极细,细到足够刺破脆弱耳膜

  “以后再说这样的话,我真的会生气了。”许清尘又心虚了。

  “坚决不开这样的玩笑了,我发誓。对了,我爸爸已经看好了酒店,就差定日子了,叔叔今天打电话给我爸爸了,他们打算明天一起吃饭,把日子给定下来,唉,好难过,要是你也在家就好了。”那女人开心极了,完全不顾我的感受

  他们要定日子了,酒店已经看好了,等许清尘回去,他们就要步入婚姻殿堂,成为夫妻了。

  而我,只能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耳朵里插着没有声音的耳机。那又怎样,我的身份就是如此,我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可悲的笑话。

  “嗯,你们定好就可以了。”许清尘顾及我的感受,没有太热情,毕竟他正看着我坐在这地板上呢。

  “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女人问他。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今天很累了。”许清尘依旧没有好脸色

  “那你快点躺下休息,我不吵你啦,等你回来,还有一个月,你就回来了。我爱你,宝贝。”女人在那边对着手机亲了两口。

  “晚安,我爱你。”许清尘说。

  “我也爱你。”坐在地板上的我小声地说。

  一个月后,许清尘终于要走了,我终于可以不再受这样的煎熬了。我很开心很快乐,我要欢送他离开。

  许清尘原本是拒绝我去送他的,但我像每一次不听他的话那样,又一次不听他的话。

  我去送了。他没什么行李,只有一个背包,一个行李箱房间里很多小摆件,都被我收拾走了。

  “再见,许清尘。”我说,我不停地说着。

  “小微,我们这一生,或许再也不用见了。”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就进了候车厅,一次头也没有回。

  当他终于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的眼泪决堤了,我放肆地哭着,把心里的所有不舍,所有怨,所有恨,所有爱,都哭了出来。

  终于,我的许清尘离开了,他就这样绝然地离开了我的世界。而我,却还停在原地,像个神经病,一直转圈圈,一直转圈圈。

  还要多久,天知道,我还要多久,才能忘记许清尘。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爱到卑微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