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原创文章 >

来世愿为崖上花

2018-11-10 05:46:56 作者:李晓晨 来源:文章吧 阅读:载入中…

  崖上花,生无人晓,死无人留;生来自由,死亦脱俗。

  ——题记

来世愿为崖上花

  穿过闹市,人熙熙攘攘擦肩而过。晚秋的月空不见繁星,偶有微风瑟瑟吹过,路边零落枯叶随风飘向远方。我站在路旁看车水马龙、嘻戏人群。好吵、好乱……

  不知道多久,街道寂静了。我依旧在风中独立着,左右事物逐渐模糊、扭曲。我向前走着,却只能在原地踏步。脑袋一片混乱,我闭上双眼皱着眉头双手抚额。

  再睁开眼时,便看见相随相伴的好友。她们并排走着,一个手脚并用正绘声绘色描述着什么,一个不时点头或附和着。我欣喜若狂,小步跑过去想小搞恶作剧。可是,原要落在她们肩膀的双手竟径直穿过她们的双肩,垂落在空气中。我惊恐地望着我的双手,焦急地敲打并呼喊她们。可是,她们似乎未曾闻见,依然如旧地交谈。

  在我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我听见她们喊我的名字。我猛然抬头,满眼光亮。可是,下一秒,我却如同坠入万劫不复深渊

  “她太恶心了,一副假装漫不经心样子给谁看?最讨厌这种虚伪的人了!”

  “就是,就是,你并不比她差,也许她是课代表老师给她透露题目了呢……”

  她们还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我恍若置身于冰库中,秋风吹过,似有响裂声。好冷,好疼……

  我愤怒想上前质问。可是瞬间风云变幻,物转星移。

  我见前方缓缓走来一人,短发在微风中微微卷起,露出饱满额头。他嘴擒着微笑,眼中闪亮似繁空星辰。真好,你还在啊。我张开双手,拥着风跑向他。他也在不远处张开双臂。然而,我穿过他的身体,却无法撩动他的灵魂不然他为何能如此镇定地在我面前拥着他人,与他人情真意浓?这场景似曾相识,可是却又似乎记不清了。

  我看着他们相拥走远,风扬起女孩秀发,抚起他的白衣。真真是恍若一双璧人。不甘、愤怒……

  我扬起嘴角苦笑一声,脑袋越来越沉重。前方身影又渐渐模糊,天涯何处是归途?我想回家,好痛……

  可一会儿,我却已置身于庄严大殿上。我看见高高在上法官,他们似乎拿着生死谱,一笔落下,一个家庭灰飞烟灭爸妈各站一旁,爸抚额握拳;妈看似淡然,眼角却似有泪花双方律师似乎还在争论着什么……最终,尘埃落定画笔一钩,一切烟消云散

  我摇摇晃晃走出门去,遇见了双眼通红、无声哭泣的我。四目相对,她朝我伸手,声音沙哑却狠厉地朝我大吼:“你怎么不去阻止,你怎么这么懦弱,哈哈,活该啊你,活该啊!”说着,她看了我一眼,身体变得虚幻飘渺,瞬息化尘散去。

  “不,不是这样的,不要抛下我,不要都抛下我啊……”我嘶吼着,泪水夺目而出,伸手想挽留,却只是一场空。迷茫、惊恐……

  可时光似乎静止了,一切又归回白茫茫的一片。我像是在被迷雾遮掩的大海上飘荡,起转沉浮。尔后,大海停止晃动,眼前之处皆是一片殷红。我伸手触摸,是血啊!

  画面清晰起来。大街上车去人来,一旁树木萧瑟枯黄,毫无生气。旁边许多人聚集在那里。救护车笛声,人群的呼喊声,过路车的喊骂声,再夹杂着哭闹声……我穿过外围拍照的人群,穿过帮忙的人群,穿过救护的人群,最后穿过我父母的身体。我往地下看见了血肉模糊的我,僵站在那里。

  火光电石之间,脑子似有什么破茧而出。我站着,任思绪飘飞,画面逐渐清晰。原来我已经和好友绝交多年;原来我已经分手多年;原来我已多年无家可归;原来……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然而,我却瞬间释然。也罢,人间人满,天堂怕是也打烊了,我去地狱祸害也无妨。我嘴角微微勾起,望着远处飘零落叶——飘转,掉落,融入尘土世事不过虚妄,人情不过薄凉。我要化为云烟,与大地相融,与天空作伴,笑看人世间

  只是,唯愿下世不再为人。下世愿为池里鱼,生而自由,嬉戏无忧;下世愿为空中鸟,高飞蓝天,于世无牵;下世愿为崖上花,独立自傲,远离世俗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来世愿为崖上花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