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哲理文章 > 哲理故事 >

不慌是种底气,不乱是种境界

2018-11-08 19:35:14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阅读:载入中…

不慌是种底气,不乱是种境界

  世上本没有什么落魄沉哀,当你最后的一丝斗志也逐渐消磨时,也是敌人强弩之末

  -01-

  古人说“有事时,戒一乱字”,就是用来告诫世人,遇到突发事件时有的人会惊慌失措,这是很多人容易犯的毛病

  遇事慌乱是不可能事情做好的,因此,事到临头要避免惊慌失措。

  公元73年,东汉大将军窦固出兵攻打匈奴,班超在他手下担任代理司马。

  窦固为了抵抗匈奴,想采用汉武帝办法,派人联络西域各国,同对付匈奴。他赏识班超的才干,派班超担任使者到西域去。

  班超带着随从人员36人到了鄯善国。鄯善原来是归附匈奴的,因为匈奴逼他们纳税进贡,勒索财物,鄯善王很不满意。但是这几十年来,汉朝顾不到西域那一边,鄯善王只好勉强听匈奴的命令。这次他看到汉朝派去了使者,便殷勤招待他们。

  过了几天,班超发现鄯善王对他们的态度忽然冷淡起来。他起了疑心,问随从的人员:“你们看得出来吗?鄯善王对待咱们跟前几天不一样,我猜想一定是匈奴的使者到了这儿。”话虽这样说,毕竟只是一种猜想。

  刚巧鄯善王的仆人送酒食来,班超装作早就知道的样子说:“匈奴的使者已经来几天了?住在什么地方?”

  鄯善王和匈奴使者打交道,本来是瞒着班超的。那个仆人被班超一吓,以为班超已经知道这件事,只好老实回答说:“来了三天了,他们住的地方离这儿有三十里地。”

  班超把那个仆人扣留起来,立刻召集随从人员,对他们说:“大家跟我一起来到西域,无非是想立功报国。现在匈奴使者才到几天,鄯善王的态度就变了。要是他把我们抓起来送给匈奴人,我们的尸骨也不能回乡了。你们看怎么办?”

  大家都说:“现在情况危急死活全凭你啦!”

  班超说:“大丈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趁着黑夜,到匈奴的帐篷周围,一面放火,一面进攻。他们不知道咱们有多少人马,一定着慌。只要杀了匈奴的使者,事情就好办了。”

  大家说:“好,就这样拼一拼吧!”

  -02-

  到了半夜,班超率领三十六个壮士偷袭匈奴的帐篷。那天晚上,正巧刮大风。班超吩咐十个壮士拿着鼓躲在匈奴的帐篷后面,二十个壮土埋伏在帐篷前面,自己跟其余六个人顺风放火。

  火一烧起来,十个人同时擂鼓、呐喊,其余二十个人大喊大叫地杀进帐篷。匈奴人从梦里惊醒,到处乱窜。班超打头冲进帐篷,其余的壮士跟着班超杀进去。他们杀了匈奴使者和三十多个随从,把所有帐篷都烧了。

  班超回到自己的营房里,天刚发白。他请鄙善王过来,鄙善王见匈奴的使者已被班超杀了,就表示愿意服从汉朝的命令。

  回到朝廷以后,汉明帝提拔班超做军司马,又派他到于阗去。明帝叫他多带点人马,班超说:“于阗家大,路程又远,就是多带几百人去,也不顶事。如果遇到什么意外,人多反而添麻烦。”

  结果,班超还是带了原来的36个人到于阗去。

  于阗王见班超带的人少,接见的时候,并不怎么热情。班超劝他脱离匈奴,跟汉朝交好。他决定不下,找巫师向神请示。那个巫师本来反对于阗王跟汉朝交好,他装神弄鬼,对于阗王说:“你为什么要结交汉朝?汉朝使者那匹浅黑色的马还不错,可以拿来给我。”

  于阗王派国相向班超去讨马。班超说:“可以,叫巫师自己来拿吧。”

  那巫师得意洋洋地到班超那儿取马。班超也不跟他多说,立刻拔出刀把他斩了。接着,他提了巫师的头去见于阗王,责备说:“你要是再勾结匈奴,这巫师就是你的榜样。”

  于阗王早就听说班超的威名,看到这个场面,也吓得软了,说:“愿意跟汉朝和好。”

  -03-

  假如班超在遇到上面的两种情况的时候不是从容应对,而是惊慌失措阵脚大乱,不知该何去何从,别说把事情做好了,恐怕连自己和手下人性命也难保了。

  在许多的时候,我们总会遇到一些难以预料的突发事件的发生,在这些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做?是惊慌失措,自乱阵脚?还是沉着冷静,从容面对?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就越要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对策,万万不能因为自己的惊慌失措是失去变得更糟糕

  一个成功的人,在挣扎中学心机,在“刀口”下学会镇定,在“冷枪”中学会微笑。世上本没有什么落魄沉哀,当你最后的一丝斗志也逐渐消磨时,也是敌人强弩之末。冷静地面对艰难困苦,在跌宕起伏中不断完善超越自我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