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哲理文章 >

为什么女人反抗越激烈,男人要的越冲动.......

2017-06-25 来源: 销售圣经 阅读:载入中…

  引导语:沉重的身体正压在我身上……

为什么女人反抗越激烈,男人要的越冲动.......

  1.

  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似乎被人亲了?

  当时,我感觉自己的唇瓣一片冰凉,有什么压在我唇上,我想要挣扎,可我的双手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一般,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接下来,我感觉有一双手在我身上游走,我衣服的扣子被一颗一颗解开,与此同时,我的身体越来越沉重……

  沉重的身体正压在我身上……

  然而,我什么都看不到,我恐惧到极点,想尖叫,却叫不出声,想要醒过来,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我的呼吸在那一瞬间几乎快要停滞,我什么都没看到,可我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双看不见的手正在侵入……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梦,只要醒过来,一切都会好。

  直到,我感觉身体被什么刺透,一股疼痛一下蔓延到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天,大亮。

  透过窗帘,屋子里终于多了一丝阳光,可整间屋子依旧气氛凝重。

  我疲惫的起身,猛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全都不见了。而我身上还多了很多青青紫紫的痕迹,我猛然想到昨晚那个梦,连忙掀开被子看了看,床单是纯白的,上面没有血。

  没有血迹,看来,真的只是做梦。我松了口气。

  昨晚,是我来韩家的第一个晚上,记得,那个叫韩叔的管家跟我说,他救下我的条件就是让她嫁给他们少爷。可昨天并没有看到什么少爷,反而做了那么一个让我不太舒服的梦。

  这件事,要从三天前说起。

  我叫白雨菲,今年十九岁,是一名大二学生。昨天,是周末,我平时住校,很少回家。不过,那天有点特别,那天是我男朋友生日,我准备回去跟他一起庆祝。

  我好不容易赶上了回家的末班车。我做梦都没想到,当我打开门的时候竟然看到了那样一幕。

  我的继妹白蕊,跟我的男朋友,他们竟然滚到了一起……

  从我的继妹的嘴里发出暧昧的声音,她像蛇一样缠在我男朋友身上。我男朋友正在她身上卖力……

  我仿佛看到我那个继妹嘲笑的眼神,还有她恶意的挑衅。

  不可否认,我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惊呆了,手里的东西也掉在了地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到一道怨毒的眼神,那一道眼神来自我的继妹。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那样的眼神,眼睛中只有眼白没有眼仁,可同时,我依旧能感觉到那一双眸子里射出来的怨毒。

  是她跟我男朋友在我面前劈腿,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还没反应反应过来衣服都没整理好的白蕊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把刀子就冲着砍过来……

  就在我双脚生硬连跑都跑不动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从外面冲了进来,一下挡在我前面,大喊:“快跑,雨菲。”那个人是我爸。

  看到我爸挡在我前面,我那个男朋友,不,现在应该说是前男友,见我爸拦住了白蕊,他冲上来抢了白蕊手里的刀就朝着我爸刺过去,我想冲过去,可是,我发现我的脚步根本无法移动。

  “雨菲,快跑啊!”我爸又喊了一声。

  我无意中对上前男友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神也不对,那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起来特别的诡异。莫名的恐惧一下席卷了我的心脏。我很努力的想要移动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必须找人求救,可是,脚依旧纹丝不动。

  渣男友刺伤了我爸,鲜血一下染红了我爸的衬衣,我瞳孔一下放大,惊恐占据我的脑海。不知是不是刺激太大,终于,我的腿一点点的动了起来,我快速的朝外跑去,一路上,没有忘记拨通报警电话。

  我家门口就是一条巷子,我冲出巷子,正好发现前面不远就停着一辆车,顾不上那么多,我冲上去,拼命的敲打窗户,向司机求救。

  “司机先生,求求你,救救我……”

  里面的人拉下车窗,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寒声道:“小姐,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别说一个条件,一百个都答应你。”

  我没有注意到司机先生诡异的笑容,甚至没有注意到司机的回答有多么不对劲。

  司机从车子里下来,借着路灯,我看清,他是一个看起来有一些严肃的中年男人

  他让我在车里等他。我还没将地址告诉他呢,他怎么知道?我准备下车跟他一起离开。可我人还没起身呢,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冰凉的手拉住了,我回头,却没有看到人。等我回过神再去看那个司机,他已经不见人影。

  2.

  这时,我才发现这辆车里到处都是黑色,除了开了车前灯之外,车子里面根本没开灯。只能借着车前灯的反光还有微弱的路灯看到车内部。

  我发现,我的旁边有一个黑色的盒子,这盒子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盒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血。我顺手一擦,盒子上的血没有擦掉,我反而感觉自己的手似乎被什么刺了一下,一股冰凉的感觉透过指尖直达我的心尖。

  很快,司机回来了,他真的把我爸带了过来,不过,我爸浑身是血,整个人已经不清醒了。司机先生跟我一起把我爸送去医院。不过,他没有把车子直接开到医院停车场。等医院里的人推着急救床出来,他们怪异的看了我一眼。

  我顾不上这么多,跟着他们一起把人送到急救室。

  负责接待的护士让我去排队缴费。

  我拿着缴费单看了一眼,正准备去缴费,其中一个负责推急救车进急救室的护士正好出来了,她看了我一眼,神色复杂的说道:“小姑娘,你家是有人死了吗?怎么坐着灵车就来了,多不吉利啊?”

  护士的话让我一下就懵逼了,什么灵车啊?

  我交了钱,走到医院外面一看,这还真是灵车。已经受了一身惊吓的我,此刻一身的鸡皮疙瘩起来了。一股凉意从脚底直窜头顶。

  刚刚载我来的司机看到我,从车上走下来。

  他依旧阴沉着脸。

  “小姐,您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您刚刚说,只要送你来医院你什么事情就答应。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谈谈条件了?”

  “啊,这么快啊,那个……”

  我直觉告诉我,我不能答应,可是这大叔的表情看起来很可怕,我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很好,小姐,既然你没有异议,那么,就做我家少爷的妻子吧。”

  “啊,你家少爷的妻子?”我做梦都没想到大叔竟然会提出这个条件。

  “小姑娘,做人要诚信,不能反悔啊,后果,很严重的。”

  “我……我没有要反悔,只是,我都不认识你家少爷,这样,会不会,太随便了?”

  “小姐过滤了。我们少爷已经见过你,并且认可了你。”

  啊?他们少爷见过我?我怎么不知道?

  “我没有打算反悔,既然答应了我就会履行。”

  “这样最好。”

  司机先生阴沉的脸这才显得好看了一些。他转身离开说三天后来接我。

  当天晚上,我爸伤情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我给我爸办好了住院手续,医生说,我爸暂时没生命危险,但是,如果三天后,不能醒来,那么,我爸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要我做好心理准备。

  我在医院照顾了我爸两天,实在是撑不住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那晚,我做了一个非常古怪的梦。

  梦里,有一双男人的手一直在抚摸我的身体,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说:“你逃不掉了,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新娘。”

  除了这个男人的声音,我还感觉到一直有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很吵很吵。我想起来,可是,我当时就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一样,怎么都起不来。

  第三天,我爸依旧没有醒来,反倒是那个司机,他如约而来,他自我介绍,他姓韩,叫他韩叔就可以。

  韩叔告诉我,白蕊跟渣男跑掉了,而且警方去我家的时候在现场没有发现血迹,那一天事情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透着一股诡异。

  然而,即便我感觉到这个事情不对劲,我却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因为,我爸,还躺在这里。

  “小丫头,现在是不是可以履行你的承诺了?”

  “我……”虽然,因为渣男跟继妹的事情,我现在也是单身的状态了,可我没想过这么快结婚啊。更何况父亲的身体现在是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

  看我没反应,韩叔一下沉了脸,表情看起来很可怕。

  “小丫头,现在可没时间给你犹豫,当初,我们都是说好的,我帮你,你答应我的条件。还有,别说我没告诉你,你父亲,不是昏迷了,而是生魂被抓走,你可要想清楚了,当我们韩家的少奶奶,你父亲后续的事情,我们自然会解决。可要是不愿意,那么,你父亲会怎么样,我们管不着。”

  什么,生魂被抓?

  我不由的想起小时候奶奶跟我说过的话。这世上存在着一个我们未知的世界,在那个世界有各种各样我们想象不到的事情,比如生魂。奶奶说,有一些人,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就会修炼邪术,而修炼邪术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方法,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抓活人的生魂来修炼。小时候只觉得这太离奇,不真实。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会再次听到这个。奶奶说过,生魂被抓可不好解决,弄不好,小命都丢掉,所以,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

  而这个韩叔,真的能解决?

  韩叔一下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小丫头,你可以不相信,不过,机会不等人,错过了机会,我可不知道你父亲会发生什么事。”

  我咬咬唇,虽然还是半信半疑,但是,医生说过,如果三天之内我爸不能醒来就会成为植物人。我爸是为了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我总不能让他生不生死不死,现在也只有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不就是嫁人吗?

  我之前也已经答应了,既然对方不嫌弃,那我有什么好嫌弃?

  最终,我点头答应了。

  “很好,未免夜长梦多,今天晚上,就跟我回去,明天早上,自然会有人来解决你父亲的事情。”

  这么快?

  我来不及吐槽,当晚,我跟这个韩叔一起去了韩家。

  3.

  韩家比较偏僻,是在一座山上,周围都是树,而且,那些树看起来挺阴森的。等车子开到韩家大院,我发现,韩家院子看起来也古古怪怪,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

  跟着韩叔进了屋子,屋子里到处都是黑黑的,只有几盏昏暗的灯,挂在楼梯两边。我跟着韩叔一起上楼,韩叔把我带到一间房门口,推开门,直接把我推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怎么回事,韩叔该不会是想把我关到这里吧?(爱情语录 www.wenzhangba.com)

  这房间里灯都没有,偌大的房间,只有一对白蜡烛孤零零的立在一对烛台上,烛台下是一张古旧的桌子。顺着桌子往旁边看,还有一张古式木床,木床上铺着黑色的褥子,看起来特别的压抑。除此之外,就是一张梳妆台。梳妆台上镶嵌着镜子,那镜子正对着我,上面却照不出我的影子。那镜子上面似乎蒙了厚厚的一层灰。

  看着那镜子,我觉得那里面好像有什么正在召唤我,我缓缓的朝着镜子走过去,手轻轻的擦拭镜面的灰尘。刚刚擦开一点,忽然,一只苍白的手从里面伸出来,我尖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后来,我就做了那个梦。

  还好,只是一个梦。

  正胡思乱想着,门上的锁忽然动了。

  我慌忙将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连连后退,身体一下靠在了墙上,警惕的看着门口。

  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褂子的中年女人进来,女人手里端着一个盆子,上面还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

  “少奶奶,请让我给你擦拭身体。”

  “啊?你……你不会是在叫我吧。”

  “少奶奶,您就是我们韩家的少奶奶,根据我们韩家的规矩成亲之前,必须要进行这个仪式。”

  “啊?”我不解的看着中年女人,她也没跟我解释,而是直接走到我面前,面容严肃的掀开我的被子,她的动作把我吓了一跳,我慌忙捂住身体。

  “少奶奶,不洗净身体的污秽是无法见到我家少爷的,少奶奶既然是要当我们少爷的夫人,还是配合的好。”

  中年女人说起话来一板一眼的,明明她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懂,可结合在一起我怎么就不明白了?

  我抗拒,但这点抗拒对眼前的中年女人来说根本就是鸡肋。她一下拉开我的手,力道还挺大的。她用白色的毛巾占了铜盆里的“水”,擦拭我的身体,一股冰凉刺透我的皮肤,我惊叫出声。

  “少奶奶,这是千年寒冰水,能够帮助你改善体质。”

  “我……我能拒绝吗?”

  “少奶奶觉得呢?”

  “呃……”

  好吧,不能拒绝,那只能任人摆布了。

  千年寒冰水还真冷,我因为不习惯在外人面前光着身子,一直扭扭捏捏,那中年女人始终没有理会我的扭捏,硬是帮我擦干净了身体。

  中年女人帮我沐浴完毕之后拿了一盒药膏给我。

  “将身上的伤痕擦一擦,三天后,就跟之前一样了。另外,我叫韩婶,少奶奶有事可以按床上这个按钮。”我偏头才发现床头还真的有一个按钮。

  “那个,韩婶,我能不能换一间屋子?”

  “少奶奶已经是韩家的少夫人,自然要守韩家的规矩,希望少奶奶你可以配合。一会我给您准备吃的还有衣服。其他的事情,少奶奶还是少提为妙。对了,关于您父亲的事情,韩管家也就是韩叔已经去帮您处理了。他说等您和少爷完婚,他自然会来见你,跟您汇报情况。”

  说完,韩婶就出去了。

  我还有很多疑问,可刚刚韩婶那话一说,我也不好开口问了。不过,最起码韩叔没有食言。只要能够救活爸爸,这点牺牲也是值得的。

  我的视线落在那一面诡异的镜子上,我记得昨天,我就是被这镜子吸引了过去,想去擦拭它上面的灰,结果,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了,然后我整个人晕了过去,今天再看这镜子,有一块地方竟然没有灰尘了。

  我起身,正准备走过去看看,门再次打开,我吓得退回床边,韩婶进来,将一套纯白色的裙子放在桌子上,同时,还拿进来一叠点心。

  “少奶奶,在仪式开始之前只能吃素点,您见谅。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等等,韩婶,你能不能拿点别的东西进来给我解解闷?”

  “别的东西?”韩婶想了想,指了指那梳妆台,“在那个梳妆台下的抽屉里有一本书,少奶奶您要是实在无聊,就拿出来看看吧。”

  韩婶离开。

  我穿好裙子一看,这一身裙子是纯白色的那种类似旗袍的装束,这也太素了一点,不过,也比没得穿好。

  我走到梳妆台面前,打开抽屉,里面还真的有一本书,看起来有一些破旧了,想来年代有一些久远了,封皮上什么都没有,我随手翻开一页,是一幅画,只是看到那画,我连忙关上了抽屉,脸颊一阵绯红……

  4.

  太……太露骨了……

  我没看内容,打开就看到了那张画,画上是一男一女以诡异的姿势纠缠的样子。女子满脸媚态,而男人则无比邪魅。

  这……这什么书啊……

  我现在只觉得尴尬。

  我脑袋里乱哄哄的,本来呆在这个诡异的房间已经足够让人浑身不舒服了。现在,就更加没有办法舒服起来了。

  见鬼的韩家!

  如果不是为了救爸爸我才不会留下。

  也不知道韩叔什么时候才能找回爸爸的生魂,现在,只有我爸爸一个人在医院,我实在不放心,决定去医院看看爸爸,刚到房门口,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女人走过来。

  “少奶奶,您要去哪里?”

  “你是?”

  “少奶奶,我是韩翠,从今天开始负责照顾您。少奶奶,您想做什么,我可以帮你。”

  “你?”

  我上下打量着这个韩翠,这个韩翠虽然看起来也清冷,不过,比起严肃的韩叔还有韩婶明显多了几分人味。

  对韩家的情况我一点都不了解,告诉韩翠我的打算,韩翠会让我出去吗?

  我最终还是决定碰碰运气,没有人带路,我还真没办法从韩家走出去。

  “我想出去一下。我爸还在医院,没有人照顾,我不放心。”

  “如果是这件事,那少奶奶可以放心,管家已经安排了人照顾。另外,管家说了,等今夜仪式结束,自然会带您去见您父亲。如果少奶奶觉得有点无聊的话,我可以带您到处走走。不过,不能出韩家。”

  “不能通融一下?”

  韩翠不卑不亢的回答,“少奶奶,不让您出韩家是为您好。请您还是不要为难我了。”

  话说到这份上,我再强求就没意思了。无奈,我只有先妥协。

  今天,我才有空好好观察韩家。果然,韩家不是一般的大。根据韩翠的说法,除了这一幢别墅,这整座山,都属于韩家的产业。屋前屋后不仅仅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更有游泳池、温泉、果园等配套设施。

  听韩翠这一路介绍,我连连惊叹。没有想到,韩家还是这样大的家族。

  就是有一点我不明白,韩家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他们家少爷还选择我做妻子?韩家人的喜好真奇怪。

  逛韩家逛了一天都没有逛完就到了晚上。韩翠带着我回到韩家主宅。

  “少奶奶,您先吃点东西填肚子,然后我带您去准备,到了吉时就该进行仪式了。”

  “啊,那么快啊。”

  我心里犯嘀咕,怎么结婚还选择大晚上的?

  不过,这个疑问我也只是藏在心里并没有问出来。

  吃完晚饭,韩翠带我到一间纯白色的房间内等着,房间内有一面大大的镜子,旁边是一排长长的衣服架子,只是,上面挂的衣服都是黑色的,而且,造型古怪。

  不一会,屋子里又来了几个小丫头,其中小丫头将我拉到那个衣架子边,取了几件衣服在我身上比对了一下,虽然款式有所不同,不过,对这几件黑色衣服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不过,看材料就知道,这些衣服价值不菲。

  结婚,人家都穿纯白的婚纱,不然就是红色等其他吉利的颜色,怎么韩家反倒弄这种黑乎乎的礼服?

  几个小丫头麻利的帮我穿好衣服,反正,对我来说也只是完成交换条件,我连韩家少爷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既然,他们都不在意这些衣服不吉利,那我也不必在乎这些细节了。

  过了好几个小时,几个小丫头才给我打扮完毕。我差点没睡着。

  打扮完毕,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我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绣着金色凤凰的长裙,有点像古代的女人结婚穿的褂裙,头上带着一堆金饰,那些金饰一看就是精工细琢的。脚上配上了大红的绣花鞋。这么一看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我打扮完毕,韩婶再度出现。

  “吉时就快到了,少奶奶请盖上盖头。”

  一块红色的布盖住了我的头,我感觉到自己被人背在了背上。这简直就跟电视剧里古人结婚的程序差不多啊。

  我被人背着上了花轿。晃晃悠悠的,也不知道是绕着哪里转了一圈,轿子停下,一阵阴风吹来,轿帘掀起,盖头也被那一阵阴风吹得掉地上。

  两个穿着喜服的小娃娃走到我面前,将一块红色的布交给我。然后我被他们拖着出了轿子,进入韩家的玄关。玄关之后绕过长廊就是装饰完毕的大厅。大厅到处都是黑红相间的装饰。正中央是一套古色古香的桌椅。

  韩叔已经回来了,他的手里捧着一个盒子。两个小娃娃把我带到韩叔的面前,韩叔将那个盒子交给我。

  我定睛一看,那盒子,正是我之前在灵车上看到的那个。我接过盒子,韩叔淡淡开口。

  “仪式开始吧。”

  “啊,这就开始?你们少爷呢?”

  “就在这里。”韩叔指了指我怀里的盒子说道。

  5.

  我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盒子,韩叔说,韩家少爷在这个盒子里装着?

  “韩……韩叔,别开玩笑了,他怎么可能在这个盒子里?”

  如果,韩家少爷真的在这个盒子里,那就说明了这个盒子,是骨灰盒。

  韩叔的眼睛不是一般的犀利,一下就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

  “少奶奶,这的确是我们少爷的骨灰盒,遇到你的那天,就是我们少爷过世的日子。我们是根据高人的指示在那等着的,结果,少奶奶你出现了。所以,当时我才说,你是我们少爷命中注定的新娘。”

  靠,要不要这么劲爆啊。

  跟一个骨灰盒结婚?

  简直荒唐啊。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种不靠谱的事情发生?

  怪不得从我进入韩家的那一刻开始就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就连那个房间也处处透着怪异。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所以,要我跟一个死人结婚,然后才能救我爸?

  有得选吗?

  韩家,似乎是非常了不得的家族啊。而且,之前韩婶说过,只有我乖乖的成为韩家少奶奶,韩叔才会救我爸。根据韩婶的说法,韩叔应该没有这么快回来的。可是现在韩叔却出现了,那是不是说明,我爸的事情有结果了?

  我看了看那个骨灰盒,原本只是觉得渗人,这会,却觉得这个骨灰盒宛若烫手的山芋了。

  我不能放下,抱着却也让我浑身不舒服,这种感觉实在是磨人。

  “少奶奶,您脸色看起来不好?需要休息一下吗?”

  废话,让你跟一个死人结婚,你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休息一下,有什么好休息。最后,她还不是没得选择?

  她早就该发现,这根本是圈套啊。

  还说什么得到了高人的指点,这根本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吧。

  算了,如果,他们真的能够救了老爸,那这点牺牲也算值得。万一,不能救,到时候再跑吧。

  按照韩叔的说法,我抱着那个冷冰冰的骨灰盒冲着桌子上的两个牌位磕头,最后,韩叔杀了一只鸡,鸡血淋在牌位上,我抱着骨灰盒在韩翠的带领下回到了我之前住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的床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掉了,整个房间成了白色的海洋。整个气氛更显沉重。

  结婚结成这个味道也是醉了。

  韩翠告诉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将骨灰盒放在床头。也就是说,我必须跟这个骨灰盒同床共枕。

  靠,这也太奇葩了吧。

  我跟一个骨灰盒结婚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做这样的事情。但是,看韩翠那一脸冷冰冰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没有别的选择。

  自己挖的坑,就是跪着也要跳下去啊。

  “少奶奶,您和少爷早点休息。明天,我再来伺候您。”

  伺候啥啊,到明天,我还有没有小命活在世上还不知道呢。

  韩翠走了。我偏头看了看那个骨灰盒。

  都是我太天真,当时就该注意到不对劲啊。

  这下好了,还要跟这个骨灰盒躺一起。

  “呐呐呐,我跟你说,我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总之呢,你我阴阳相隔,你呢,在阴间当你的鬼,我在阳间做我的人,我们互不干涉。呐,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在桌子上摆放的白色蜡烛烛光忽然跳跃起来,忽然,那烛火灭了,我陷入黑暗之中。一道男声在我耳边响起。

  “如果我不同意呢?”

  幻觉吧?

  已经死掉的人怎么可能说话呢,是幻觉,一定是……

  “你看起来不像那么胆小的女人。敢摸我的骨灰盒,敢躺在我这张床上,怎么现在倒胆小起来了?”

  “你……你是谁,装神弄鬼的算什么好汉,你给我出来。”

  “娘子说的没错,为夫就是鬼,为夫一直在你身边啊,你让为夫怎么出来呢?”

  娘子?

  他该不会,该不会就是这骨灰盒里的……

  他,他是鬼?

  我感觉到一双冰冷的手一点点的爬上我的肩膀,冰冷的气息在我的耳边缠绕。我看不到他的样子,却能感觉到有一股寒冷将我紧紧包围。

  我挣扎着,可我的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

  就跟昨晚的梦一样。

  “你……你……放开我,你……”

  “娘子身上真香,娘子,春宵一夜值千金,让为夫好好疼爱你一番。”

  疼爱是什么鬼啊,一个鬼,一个是人,什么春宵?

  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压倒在床上,一双冰冷的手在我身上摩挲起来……

[来源:文章吧网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