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哲理文章 >

典藏:一个也不放过

2018-10-23 05:24:54 来源:故事会 阅读:载入中…

典藏:一个也不放过

  张总经理此刻真的很闹心,他一会儿看看表,一会儿站起来在办公室来回地走,心里不停地说:“怎么还不到六点呢?”他急着要去约会。

  原来,前些日子张总在酒店遇到了一个南方小姐,名叫刘娟,张总身边女孩不少,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喜欢上了刘娟。但这个刘娟真能捉弄人,张总几乎天天电话找她,可她就是两个字:“没空。”

  前几天,刘娟总算打来电话,对张总说“有空了”,可她打的是公用电话,张总连想都没想,就给她买了一个五千多块的手机。刘娟拿到手机,马上就撒娇说:“可是你到我那里去不方便啊!”张总又想都没想,就把手头一套装修好的新房子给了她。这么一来,今天中午刘娟就在新房里给张总打来电话,约他晚上六点过去,现在离约定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可张总已经如饥似渴地等不及了。

  好不容易盼到点,张总准时站在了新房门口。

  张总刚要敲门,忽然发现门是开着的,他猜想一定是刘娟知道自己要来,提前把房门打开了,于是就轻手轻脚地进屋,想给刘娟一个惊喜。可谁料当走进客厅时候,他发觉脚下很粘,低头一看,哇,不得了,是血!顺着血迹看去,发现血是从里屋淌出来的,他马上想到了杀人案:肯定是刘娟被人杀死了。那么我呢?我没杀人,但是人家要问我为什么到这里来,我怎么说?想到这里,张总转身就跑。

  可是,张总还没有跑到门口,就听见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他灵机一动,立刻退进来,拉开卫生间的门就躲了进去。

  张总躲进卫生间以后,很想知道从外面进来的人是谁,于是便把卫生间的门轻轻拉开一条缝,一看,认出来了,是公司客户老板。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也是来找刘娟的?张总不由恨恨地咬起了牙:刘娟啊刘娟,我给你又买手机又送房子,你居然还背着我找别的男人鬼混?

  但是很快,张总又转怒为喜了,因为他突然想到,多一个陪绑,对自己来说不是好事吗?他看到李老板进门就发现地上有血迹,转身就要跑,他心想:你跑我也跑!以后就是警察找上门,房间里有我的脚印,也有你李老板的脚印,谁也甭想干净

  可是,事情发展完全出乎张总的预料,因为李老板还没跑进到门口就立刻退了回来!为啥?原来这时候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

  妙的是,李老板退回来以后,也一头撞进了卫生间,当然就看到了张总,刹那间他完全惊呆了。不过好在李老板也是见过大世面的,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很有风度地伸出手来和张总握了握,两个人四只眼睛对视一下,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然后一齐把头转向了门缝。此刻,他们都急于想知道,进来的那个人又会是谁。

  进来的会是谁呢?等那人一照面,张总和李老板立刻认出来了,这人是开发办的陈主任。两人的脸立刻都拉下来了,心里都在骂刘娟:这个小婊子,到底和多少个男人好上了?但是,两人一转念又都笑了起来:这不是很好吗?不是又多了一个陪绑的吗?

  陈主任是近视眼,没看到地上的血,径直就朝里屋走去。可就在这时,又从外面闯进来一个小伙子,进屋就发现地上有血,立刻就跳了起来,拉着陈主任问:“这是怎么回事?”

  陈主任当然糊涂了,说:“我……我……我也不知道呀!”

  小伙子奔进里屋去看,又大喊着疯一样冲出来,抓住陈主任厉声喝问:“你为什么杀我姐姐?走,跟我去派出所!”

  陈主任一听慌了神,走进里屋一看,刘娟在满是血的被褥上躺着。小伙子非要拽陈主任去派出所,陈主任就是不肯走,僵持了足足有五六分钟。

  这时候,陈主任急得眼泪鼻涕一大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子,对小伙子说:“我真没杀你姐姐啊,我这样的身份,也不能去派出所。这样吧,你操办后事、查找凶手需要钱,我这里有一个五万块的折子,你先拿着,以后要是不够的话,我再给你。”

  小伙子接过折子,刚看完上面的数字,一抬头,哪里还有陈主任的影子

  躲在卫生间里的张总和李老板见了这一幕,立刻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张总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子,随后就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来。小伙子看到从卫生间里突然走出个人来,吓了一跳,张总赶紧上前说:“你想用钱找到凶手的想法很好,我这里也有五万块,也给你做经费吧。”

  小伙子接过张总递给他的折子,等数完上面那几个数字,一抬头,张总也跑得没影了。

  这时候,卫生间里的李老板正在忙着摸身上的口袋,可要命的是,摸遍全身上下也没多少钱。怎么办呢?情急之下,他突然看到了自己戴在手腕上的那块表,值十几万啊,但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先走出这个屋再说吧!

  想到这里,李老板推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把手表摘下递了过去,对小伙子说:“这块表值十多万呢,你卖了它吧,也好用来作经费。”说完,趁小伙子还在发呆,他也赶紧溜了。

  三个人都走了,屋子里静了下来,小伙子把屋里所有的门都打开看,确认再没有外人了,便大声朝里屋喊道:“姐,你起来吧!”

  ldquo;哎!”刘娟立刻从染满了血的床上跳下来,步履轻盈地走出里屋,兴奋地从小伙子手里接过折子和手表,看了看,说:“明天你把这房子卖了,咱们赶紧走。”

  ldquo;那不行。”小伙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指着上面说,“姐,你看,还有十来个人呢,等把这些人都找来,好好敲他们一笔再走。”

  刘娟想了想,说:“那就依你吧,可这血到哪儿去弄呢?”

  小伙子轻松笑笑,说:“姐,这好办,床底下还有一大桶猪血呢!”

  文/卢卫平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