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文章吧 > 哲理文章 >

恼人的私房钱

2018-11-01 04:29:26 来源:故事会 阅读:载入中…

恼人的私房钱

  着名漫画家郑劳石去年年初去广州参加一个美术工作者会议,期间,他应邀为广州一家饮料公司设计一套十八幅大型活动广告组画,得到了两万五千元的设计费。

  郑劳石得到这笔款之后,脑子里整整翻腾了一夜。他想:这是一笔计划钞票老婆是不知道的,如果把钱放在箱子里,一回家就会被老婆没收。郑劳石老婆样样都好,就是最近迷上了“砌墙头”,一上麻将桌,就成百成百地把钱往人家袋里送。为这事,郑劳石曾经劝说过她好几次,可老婆呢,一不争,二不吵,只是脸一板,嘴一撅,人往床上一躺,饭不做了,菜不买了,衣服也不洗了,弄得郑劳石想画画也画不成了。郑劳石为免受气,只好睁一眼、闭一眼。所以现在自己手里这笔钱,不能再让老婆把它拿到“方城”里流掉,得想办法把它存起来。

  郑劳石打定主意后,从广州回到上海,就走进离家不远的银行大门。可当填写开户书时,他心中又嘀咕起来了:这两万五千元存单的户名写谁呢?写自己,肯定会被老婆没收。想来想去,想起了隔壁邻居汪义蛟。

  说到这位汪义蛟,可算得上是郑劳石的割头好朋友,他俩既是大学里的同窗,又是郑劳石和他老婆的月老红娘,眼下又是门靠门的隔壁邻居,平时两家人你来我往,情同弟兄。现在,他为了不让老婆知道这笔私房钱,就毫不犹豫地在开户书上写了汪义蛟的名字。等到他把写有汪义蛟的存单拿到手后,就兴冲冲地回家了。

  郑劳石不想让老婆知道存款的事,可是他老婆在给他洗衣服时,偏偏发现了这张存单。她阴不阴、阳不阳地说:“你去广州开了一次会,人变得聪明了,竟用别人的名字存钞票来骗老婆啦?”

  郑劳石听了暗暗一惊,他赶紧抵赖说:“这存单不是我的。我回家时,在银行门口碰到老汪,他怕老婆,硬要把存单塞给我,托我代保管……”

  ldquo;我不信!”

  ldquo;不信?去找老汪来,你可以当面问他。”说着,便抬脚来到隔壁汪义蛟家。

  汪义蛟见老朋友来,立即笑脸相迎,当听了郑劳石的来意后,他用拳头在郑劳石的胸前捶了一下,点着他的鼻尖笑道:“好家伙,你啥时候学成鬼心眼了,不怕我告密?”他边说边点燃支烟吸了一口,说,“当然啰,既然老朋友开口,我这忙非帮不可。”说完,他到郑家去一说,果然帮郑劳石过了关。

  汪义蛟回到家里,关好门,往沙发上一躺,突然一声长笑,摇头晃脑说:“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哈哈,郑劳石呀郑劳石,莫怪我老汪对不起朋友,我也是出于无奈啊!”

  汪义蛟为啥说这没头没脑的话?原来,这些日子他为儿子出国筹集一笔巨款父子东奔西走,弄得焦头烂额,还缺两万多元。他正为此急得团团转时,郑劳石竟送钱上门来了。他想:存单既然写的是我的名字,这不等于这两万五千元就属于我汪义蛟了?我把写着我的名字的存单上的钱取走,郑劳石就是说破嘴也无法追回这笔钞票了。当然,汪义蛟也曾想到这么做太缺德,太对不起老朋友,可是一想到儿子要出国,想到两万五千元这笔不小的数目,他终于昧着良心干了。

  过了几天,汪义蛟带了证件,来到银行,声称存单遗失,要求银行止付挂失。接着,又以家有急用为由,把钱全部取出,交给儿子办理好出国签证手续。半年后,他儿子就飞往澳大利亚了。

  郑劳石做梦也没想到,老朋友会这么卑鄙地挖他的墙脚。这半年多来,当他打开抽屉,见到存单,心里就乐滋滋的,他觉得平时总是老婆调遣自己,可这次却骗过了她。因此,当他看到存单,心头便涌上一种胜利者快慰,他还暗暗感激汪义蛟够朋友呢。

  很快一年过去了,存单到期了,正巧郑劳石的儿子要公派出国,需要大笔钱,找到老娘,打开存折一看,总共还不满一万元。儿子见钱不够,十分着急,而他的老娘知道钱被自己输了,心里又悔又愧,没办法,只得找郑劳石商量。

  郑劳石见老婆找自己商量,还表示往后再也不去“砌墙头”了,不由心花怒放。他从抽屉里取出那张存单,一本正经地对老婆说:“好吧,为了儿子的前程,我只好老老脸皮,找老汪商量,将他的钱借来先用一用。”

  郑劳石说完就出了家门,但他并未去汪义蛟家,而是径直来到银行,填好取款凭条,连同存单一起交给了银行小姐

  不料,银行小姐接过他的存单,就板起了面孔,问:“你这张存单从哪儿来的?”

  ldquo;咦,你忘啦?一年前,我送来两万五千元现钱,你开了这张存单给我的呀。”

  银行小姐见他老不正经的样子,来气了,提高嗓门说:“告诉你,这存单户主一年前就来挂失,钱也被取走了。你今天拿这存单来干什么,走,到派出所去讲讲清楚……”

  一听这话,郑劳石像被雷击中一般,惊得瞪大眼睛说:“不,不可能,不可能!小姐,汪义蛟是我的好朋友,他会取走我的钱?我不相信,我去找他……”说着,转身就走。

  银行小姐见他滑脚想溜,便拉响警报器,守卫银行的武装警察立即围过来,毫不客气地把他拉到派出所。

  郑劳石万万没想到好朋友会釜底抽薪取走了自己的钱,现在又让自己当众丢人现眼,他气得到了派出所就跌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讲不出来。闷坐了好一阵子,他才慢慢冷静下来,心想:我这样生闷气不行,应当主动事实真相告诉民警,求他为我作主。于是,他把事情经过详细细地对经办民警小王讲了一遍。

  小王听了,将信将疑,心想:要弄清真假,就要把汪义蛟找来,让他俩当面对质。一对质,事情不就真相大白了吗?于是,他就派人去叫汪义蛟。

  再说汪义蛟自从冒领了两万五千元后,一年多来,几乎天天在琢摸一旦东窗事发自己如何应付的办法。今天,当民警小王派人来找他时,他心里像吃了萤火虫一样透亮透亮。他来到派出所,接过小王递给他的存单,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说:“咦,王同志,这是我一年前遗失的存单,怎么到你手里啦?是不是小偷被你们抓住了?”

  他这番话,被坐在隔壁房间里的郑劳石听得清清楚楚,郑劳石气得肺都快炸了,他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猛地冲过来直扑汪义蛟:“你、你太没良心了,拿了我的钱,还诬赖我做贼,我和你拼了……”

  汪义蛟见郑劳石突然扑来,急忙闪身躲到小王背后,故作惊讶地说:“老郑,这存单原来是你拿走的?哎呀呀,你拿了为啥不和我打个招呼呀?我要知道是你拿的,无论如何是不会报案的……”

  民警小王见郑劳石冲过来要打架,连忙喝住他。他见郑劳石脸色铁青,手在颤抖,相反汪义蛟则态度温和神情平静回答问题有板有眼。他感到其中必有文章,便不动声色观察一阵,然后严肃地说:“你们先回去,我们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我们会作进一步的调查,把事情搞清楚的。”

  郑劳石回到家里,气得坐在写字台前一声不吭。他老婆见他闷闷不乐,脸色通红,猜想莫不是老汪不肯借钱,气得血压升高了?禁不住暗暗责怪自己不该打麻将,因此,愧疚地来到他身边,从口袋里取出一条金项链、两只金戒指和一副金手镯,递到他面前,说:“劳石,别愁了,你先把这几样东西卖了,不够数,我再找我爸,请他老人家帮我们调调头寸……”

  郑劳石见老婆主动献出金首饰安慰自己,心里既感动内疚后悔当初不该瞒了老婆去存钞票,被汪义蛟这没良心的贼坯钻了空子。他想告诉老婆,请她原谅,谁知一激动,一转身手臂一甩,把写字台上的一支钢笔捋到地上。他看到钢笔,突然眼前一亮,顿时笑哈哈地对老婆说:“办法有啦,有办法啦!”说着,他拾起钢笔就朝门外奔去。

  那么,郑劳石为什么一见那支钢笔会如此开心呢?原来一年前他在银行填写开户书时,用的就是这支钢笔。他想,只要查查开户书上的笔迹,就能证明这两万五千元存单的归属。因此,他拿了钢笔,急冲冲奔进派出所,找到小王,要求查对银行开户书的笔迹。

  第二天,小王来到银行,调出郑劳石那张开户书,经科学鉴定,证明开户书系郑劳石所写。小王觉得汪义蛟这个人狡猾、太卑鄙了,他立即拿了开户书来到汪义蛟家里,开门见山把开户书往桌上一摊,问:“汪义蛟,你说这两万五千元的存单是你的,你开户时写过开户书吗?”

  汪义蛟态度泰然地说:“写过,就是这一张,是郑劳石代我写的。”

  ldquo;嗯?你存钱,怎么叫郑劳石帮你代写呢?”

  ldquo;我给广州一家饮料公司画好广告回来,正巧郑劳石也开好会回上海。我们同坐一架飞机,在回家路上,经过银行门口,我要进去存款,老郑提出陪我一起去,又主动帮我代写开户书。我没想到他当初就没安好心。唉,这真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小王本以为有了这张开户书可以真相大白,现在听了汪义蛟这番话,觉得合情合理,他不由又怀疑起郑劳石来。

  汪义蛟见小王低头不语,猜想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对,应该趁热打铁大战果,再甩出一个杀手锏。于是又说:“王同志,我看,要弄清这件疑案也不难,只要弄清广告是谁画的就行了。我建议我和郑劳石各自把广告重新画一遍,就会真相大白了。你说是不是?”

  小王一听,心里叫一声“对啊”,但他没出声,转身来到了郑家。

  此时郑劳石正坐在沙发上,暗自庆幸自己想起了那张能辨别真伪的开户书,觉得这一下子追回两万五千元有希望了。他心里一高兴,便悠然地听起轻音乐来。

  正听得入迷,小王“砰”推门进来,把那张开户书和存单往桌上一摔,冷着脸问:“你存款时汪义蛟有没有和你一起去银行?”

  ldquo;没有,没有,就我一个人!”

  ldquo;好了,好了,别再啰唆了。现在你和汪义蛟各自将那些广告画重画一遍,看看这钱到底是谁赚回来的。”

  郑劳石见又生枝节,心里窝火,但觉得让自己重画一遍,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谁知当他真提起画笔时,却不知如何下手。原来,当初他是即兴创作,如今时过境迁,好多细节已想不起来了。一时间急得满头冒汗,越急越糟,真有点画不下去了。

  而汪义蛟在这一年内,为防东窗事发,他把郑劳石画的十八幅广告画全部拍成照片,一次又一次精心临摹,简直达到了乱真的地步。现在他不费吹灰之力,只花了一个小时,十八幅画稿已交到小王的手中。

  小王看了一看,便把画丢给郑劳石,郑劳石一看,大惊失色。他万万没有想到汪义蛟不仅骗了自己的钱,连自己的画技也偷学去了,现在自己画不出,汪义蛟倒画好了。这真是:真的变假,假的成真了。

  汪义蛟见他这副样子,开心啊,禁不住插上来说:“老郑,别白费力气了,人嘛,总是有错的,看在多年老朋友份上,我不会记恨你的……”

  听他说这番风凉话,郑劳石气得破口大骂:“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给我滚……”他气上加急,人一下倒在沙发上,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他老婆回来了。她见丈夫满面通红,直愣愣地倒在沙发上,又见民警冷着脸站在那儿,便惊讶地问了一句:“老郑,出了什么事啦?”她见丈夫不吭声,回头见汪义蛟在屋里,便问道:“老汪,发生什么事啦?”

  汪义蛟还没作出回答,郑劳石老婆看到放在桌上的存单,抓起一看,认识的,她忙说:“老汪,这存单不是你的吗,怎么啦?这存单发生问题啦?”

  汪义蛟轻描淡写地说:“喏,老郑拿了我的存单去银行提款,被扭到了派出所……”

  郑劳石老婆一听,“啊”一声叫,便数落起丈夫来:“老郑,你老糊涂啦?这存单是你亲口对我说是老汪的呀。哎呀,我们再急等钱用,你也得和老汪打个招呼,怎么好自说自话去冒领老汪的钱呀?”

  本来就气得晕头转向的郑劳石,被妻子一顿抢白不说,她又一口一个“老汪的钱”说个没完,这么一来,自己浑身长嘴巴也辩不清了,一时间,气、恨、急、怒冲得他血压上升,手脚冰凉,突然晕倒在沙发上。

  他一晕倒,他老婆和小王慌了手脚,只有汪义蛟暗暗高兴,因为广州那家饮料公司的经理一个月前死了,如果郑劳石再倒下来,这两万五千元再不会有人来纠缠了。但心里这么想,他表面上还是装得惊慌紧张的样子,背起郑劳石就往医院送。

  郑劳石本无大病,只是一时气愤,喉咙被气团噎住,经医生疏散气团后,便醒过来了。

  他老婆见他醒来,忙来到病床前俯身问道:“劳石,你没事吧?这存单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事到如今,郑劳石又气又愧,长叹一声,便把存款的事详详细细说了。

  他老婆一听,立刻火冒三丈:“好个无情无义的汪义蛟!劳石,你放心养病,我去找他算账……”说着,她站起身来。

  郑劳石一把拉住妻子,懊丧地说:“汪义蛟狡猾得很,你斗不过他!”

  他老婆鼻子一哼,说:“你别愁,我有办法治他!”

  郑劳石老婆来到病房门口,见民警小王和汪义蛟像一对石狮子站在那儿,她问汪义蛟:“你说画是你画的,我问你,你在哪儿画的?”

  ldquo;广州。”

  ldquo;广州?你几时从广州回来的?”

  汪义蛟顿一顿,说:“三月六日,我与你家劳石同坐一架飞机回来的,下飞机后,我就和他一起去了银行……”

  郑劳石老婆一声冷笑:“你真成了孙猴子了,一会给我们打麻将的烧点心,一会又飞上天了。不过汪义蛟,我今天不想与你纠缠你到底去没去广州,我只想问问你,你三月六日与劳石同乘一架飞机回来,那你的飞机票呢?”

  ldquo;我丢了。”

  ldquo;丢了不要紧,”她转身对小王说,“小王同志,我在民航工作,买飞机票都要凭证件登记的。我请你去广州查一下,三月六日登机人员中有没有汪义蛟。”

  ldquo;好啊!”小王对汪义蛟说,“你看我要不要去一次广州?我倒还真想去广州观赏观赏南国风光呢!”

  此时,狡诈的汪义蛟额头上出汗了,汗珠像黄豆一样一颗一颗冒出来,掉下来,人也像隔夜油条弯下来,脑袋耷拉着,嘴里喃喃道:“我想办法把两万五千元全部还给郑劳石。”

  汪义蛟由于犯了诈骗罪被小王带走了。

  郑劳石从病床上下来,跌跌撞撞走到老婆跟前,抱住老婆,激动地哭了。

  他老婆一边替他擦眼泪,一边说:“你们这些男人呀,就是鬼心眼多,连自己老婆也信不过。下次还干不干这傻事啦?”

  ldquo;唉!教训,教训呀!”

  文/黄宣林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恼人的私房钱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