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医院的文章

文章吧网站精心整理的有关/关于医院的精品文章,本列表文章来源于文章吧网站和用户投稿,更多好文章,经典文章,心情随笔,尽在文章吧.
 余秋雨得肝病住进 医院 ,感受是: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余秋雨得肝病住进医院,感受是: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日期:2018-08-06 05:33:05 点击:594 好评:13 作者:CYZ1967

余秋雨得肝病住进医院,感受是:我病了,社会也病了。又有这样一篇同名的文章,荐给你看看。 《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这是前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当我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时侯,我早已是失去了知觉。我的冠心病发作,儿子不顾一切地及时把...

 北京某领导的惊人发言!!全场鸦雀无声(关于医疗 医院 医生)

北京某领导的惊人发言!!全场鸦雀无声(关于医疗 医院 医生)

日期:2018-04-11 05:19:59 点击:564 好评:8 作者:CYZ1967

来源:国医大师健康(ID:gydsys) 在一场国际临床科室管理年会上,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发表了《做与文化相适应的医生》的主题演讲,他语调平常却处处针砭时弊,很多事例引人深思,现场300多名听众听得鸦雀无声。 对于当下中国的医疗、医院和医生存在...

 想不开的时候,去 医院 走走

想不开的时候,去医院走走

日期:2017-03-16 19:18:53 点击:904 好评:9 作者:婉兮

2014年,我在医院待了七个月零九天,历经肺感染、肾移植手术和高钾酸中毒,在鬼门关绕了好几趟又原路返回。 那个时候,距离我被查出肾衰竭已经两年多了。我和医院的亲密接触,也已经持续两年多了。 频繁进出医院的人,对幸福的感知反而更敏锐,对生命与生活的...

 有没有人爱你, 医院 最清楚

有没有人爱你,医院最清楚

日期:2018-09-01 05:40:22 点击:342 好评:2 作者:南川大叔

来源:南川大叔(ID:nanCSS) 医院这面镜子,照尽了世间的人情冷暖。有没有人爱你,这里的病床最清楚。 ldquo;刺鼻的味道,匆忙的人群,冰冷的工具,欢天喜地的笑容,悲痛欲绝的哭声.... 这些词都在描述同一个地方。在这个地方,你能看到世间最真的感情,当...

 社会病了,病的最严重的竟然是 医院

社会病了,病的最严重的竟然是医院

日期:2018-03-02 01:24:33 点击:436 好评:2 作者:袁钟

来源:岭南会 (ID:lingnanchuangye) ;作者:袁钟 协和医科大学袁钟教授的良心演讲让千万医生低下了头,也让全国的老百姓感到无比的窝心。 现在又是新的一年了,很多医院都会在这个月开医院总结大会,我听过一些院长开总结大会时说:过去的一年,经过全院...

 医院

医院

日期:2016-10-24 20:31:41 点击:349 好评:3 作者:万家灯火

从小在乡村野蛮生长,身体倍儿棒,即使偶尔有个头疼脑热的,在乡村赤脚医生那里包几片药打一针,第二天就又活蹦乱跳了。去大医院的次数寥寥无几。 有人说,当你感觉不幸福的时候,就去医院重症病房和火葬场走一走,看一看,回来幸福指数立马噌噌上涨。还有人说...

 到了 医院 ,还嫌病人多

到了医院,还嫌病人多

日期:2017-03-05 20:35:29 点击:212 好评:2 作者:王华

妈妈和村里的老年人都爱听收音机的“夜话”类节目,每天起来相互交流,总是抱怨社会上矛盾多。 我说,你听的节目就是一个心理访谈节目,打电话的当然都是有家庭矛盾有烦心事的人。你到医院里了,还嫌病人多?你看看央视三套,曲艺频道,人家整天怎么就那么乐...

拉萨 医院

拉萨医院

日期:2016-07-25 11:19:16 点击:217 好评:2 作者:王屋山

时间:1993年10月。 地点:拉萨医院。 人物:孔繁森,50来岁,阿里地委书记,拉萨市长。 王庆芝:50来岁,聊城印刷所工人。 玲 玲:孔繁森小女。 小 洁:医院小护士。 潘院长:主治医生。 [幕启。 [医院病房里。 [护士小洁忙着整理吊针输液,繁...

作家余秋雨重病住院,目睹 医院 所作所为,说了一句话让国人沉默

作家余秋雨重病住院,目睹医院所作所为,说了一句话让国人沉默

日期:2018-08-06 19:47:11 点击:5090 好评:21 作者:

来源:文小叔 余秋雨得病住进医院的感叹: 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这是前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当我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时侯,我早已是失去了知觉。我的冠心病发作,儿子不顾一切地及时把我送到了医院,赢得了宝贵的抢救时间,使我死里逃生...

 医院 里的画

医院里的画

日期:2014-03-19 12:06:29 点击:926 好评:0 作者:仰望昔日年华

那天黄昏,我去普林斯顿大学的附属医院,它在普林斯顿老镇的西头,很新的一幢大楼。门口的一条防腐木长椅上,坐着一个戴黑礼帽的老太太,旁边放着一个轮椅,一个身穿白衣、脖子上吊着听诊器的男医生,正躬身向老太太说着什么。起初以为是真人,走近一看,原来...